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甘肃贫困村幼儿园:就算只剩一孩子也得办下去

资料配图

新华网兰州3月20日消息,中午气温回升,春雪开始消融,山里浓雾散尽。4岁的王福琪被妈妈刘翔粗糙的大手牵着,走半个小时山路赶往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王晓飞早早地生好了火炉,站在门口等着。记者日前来到甘肃省静宁县发现,王晓飞是静宁县余湾乡胡同村幼儿园唯一的老师,王福琪是这所幼儿园里唯一的孩子。

下课铃响了,同在一个校园里上小学三年级的姐姐王钰娟跑过来,陪着弟弟玩滑梯。

据学校老师介绍,胡同村被大山夹成一条窄窄的“胡同”,中心地带向阳处就是胡同小学。2016年,教育部门在胡同小学辟出一间教室,买了玩具教具,建起了胡同村历史上第一所幼儿园。家在静宁县雷大镇的王晓飞大专幼儿教育专业毕业后,报名当了巡回支教老师,被派到了胡同村幼儿园工作。

村里有了幼儿园,还是“免费”的,这个消息迅速传开了。去年秋天,胡同村的4个适龄孩子走进了幼儿园。一学期后,王福琪学会了唱歌跳舞、讲故事、摆积木,这让刘翔欣慰不已。

今春,刘翔早早地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可她发现开学后幼儿园只剩下王福琪一个孩子。原来,另外几个孩子的家距离相邻的阴屲村幼儿园更近,为了接送方便,他们被转园到了那里。

“剩下一个孩子,谁会把幼儿园一直办下去呢?”刘翔想。

王福琪的爷爷奶奶卧病在床,需要照料,看病一年要花几万元,爸爸在外面跑运输,顾不上家。刘翔一个人操持着家里的十几亩果园,负担沉重。如果胡同村幼儿园撤了,要么走一个小时山路,把王福琪送到阴屲村幼儿园去,要么就得让他在家待着。

开学几天了,刘翔发现,虽然只有一个孩子,但是幼儿园还是一如既往地运转着。余湾乡教委主任屈喜强打消了她的顾虑:“只要村子里有孩子要入园,哪怕是一个,这个幼儿园就会一直办下去。”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东方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banquantt@em.eastday.com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