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娱乐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白鹿原》:田小娥的悲剧,和时代无关

所谓自由,从来不是无法无天,对多数人来讲,自由的多少,是在既有的规则之下按照自己意愿行事的程度。

而规则就像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魔法圈,不管合理与否,如果暂时无法突破或改变,顺应无疑是有利的,反抗,则难免吃苦头。

可惜回到白鹿原后,他们俩把这一原则抛之脑后。

他们的行为为宗法和族人不容,是情理之中的事,但虎毒不食子,鹿三统共就这一个儿子,假设他们能收敛自由的姿态,低调克制的生活,做好长期争取家人回心转意的准备,事情本是可以以喜剧收场的。

偏他们选择了激化矛盾的做法。

鹿三把他们赶出了家。黑娃用独轮车推着田小娥招摇过市,族人们指指点点,田小娥反而故意叫车停下,示威般当着众人面,和黑娃亲亲我我;

黑娃在鹿兆鹏的鼓动下,烧了粮仓,自以为有功,便找族长白嘉轩要求入祠堂,被拒绝后便怀恨在心,后带领农协会抢白、鹿等大户的粮,还把祠堂砸了个稀巴烂……

他幻想着闹农协可以“做官”,就“没人敢欺负咱了”,却没客观分析过造成这种孤立处境的原因和对策,一味选择“以暴制暴”的方式去对抗。

对抗的结果是,农协运动失败,他不辞而别,留下田小娥一人在破窑洞里,彻底孤立无援。

先是入了军队,说不能带老婆,偶尔回家扔下几个大洋,走了;后上山为匪,说不好意思让小娥知道,继续留她一人,-------独自面对各色垂涎于她的男人,独自面对漫漫长夜无边的孤单和恐惧,独自面对饥荒年吃了这顿没下顿的窘迫。

他曾是她的希望,寄托着全部的新生活的幻想,但这希望,就在一天天的等待中,在被鹿子霖们压在身下的绝望中,一点点散尽了。

田小娥那双曾充满希冀的明亮的眼神,不知从何时起,变得空洞,多了鄙视,多了破罐子破摔的放弃。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东方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banquantt@em.eastday.com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