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母亲的作死生活:佛的力量很强大,被洗脑的父亲瞒着我交了钱

这位老总开始说时,我还蛮有兴趣听的,但听了几句发现又是洗脑的那一套,我便很厌烦起来。于是,我拨动我胳膊上的珠串,嘴里默念起“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我念诵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我能听见,但地藏王菩萨的法音却很强大,强大到在座的所有人(除了我们家外,还有另一行约五个人也在被洗脑)的耳边都充满了“南无地藏王菩萨”的念诵声音,而且嗡嗡直响,哪怕我不念了也不停息。这位老总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了,几次停下来看我,但我视而不见,直到他勉强说完,才指责我说道:“你这孩子,你不想听可以出去,你不想做可以不做,但别破坏我们的事情,这总行吧。”父亲也用指责的眼神看我,我说道:“我可以听你的话,但不要把我们家拉进来,不然我跟你们这个组织没完。”

那位老总不说话了,父亲也转过头不再看我,母亲更是说:“我让你听听,你怎么就要捣乱了?”我说道:“你让我听,你预先跟我打招呼来?我早跟你说我不听这些传销的东西,你怎么就非要强人所难了?你快往回走吧,留在这里纯粹是败家了。”就这样,在我和母亲的吵吵闹闹中,我们总算离开了那位老总的办公室,更不再逛街了,而是打算往回走。在快要到家的时候,父亲突然跟我说道:“将将,你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咱们明天早上就走。我和你妈这里有些事情。”我不疑有他,便一个人回去收拾行李去了。

父亲和母亲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回来,回来也什么都不说,只母亲让我和父亲先回去,她过两天就回去,并向我出示了购票短信,证明她已经买了火车票了。我感到很高兴,知道我们家这次总算从传销的陷阱中走出来了,不用为这事而纠结,我觉得我们家的明天会更好。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父母让我先回去的这一个多小时里,他们俩相跟着,把69800元打到了工商银行里头。这些钱存入的银行卡,是用一个人的身份证新开的,密码掌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中,卡则掌握在第三个人的手中,父母手里只有在银行存款的一些合同书和收据等。而且,在存钱的时候,龙飞居然神秘地消失了,与我父母存钱的另外两个人,不要说父亲了,就连母亲都从没有见过,更不知道他们的电话与住处,至于往后想联系,就只能通过龙飞转上好几回,才能接通,不然就根本不知道人家在哪里藏着。

父亲母亲交了钱,全程瞒着我,只告诉我说他们不做这个传销,让我放心,便在第二天早上,母亲送我和父亲回家去了。经过两天时间,我回到了文水老家,然后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便在妹妹的催逼下,回到武汉。妹妹催逼的理由是她的男朋友给我在北海市找了个工作,现在公司的老板正在公司呢,我要过去面试,然后才能通过关系进入里面开始上班。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东方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banquantt@em.eastday.com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