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国内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当艺术介入乡村——中国乡村在地性创作盘点

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日益精英化、学术化、景观化的同时,围绕着乡村为主题的在地性创作日益活跃。一方面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的影响力深入人心,给同为拥有数千年农耕文化传承的中国做出了一个当代艺术与乡村融合的范例。它昭示出被城市现代化不断抛弃的乡村地区拥有广阔的艺术实验舞台,对于封闭在大学教室和艺术家工作室的艺术家和艺术生来说,乡村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原生态素材和广域的空间,全然不同于城市的社会结构,这对于当代艺术的创新提供了巨大的富矿。一切过往的经验都不在适用,当代艺术在乡村重现活力。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乌镇水剧场的作品“浮鱼”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对于开发本地区资源拥有积极的热情,中国地区广大,对于旅游资源不甚突出的地区能否借助当代艺术的聚焦获得差异化的优势,继而赢得外界的关注是部分地方官员思考的选项之一。

正是基于上述的一些原因,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的乡村在地性创作在规模和数量上都日渐扩大。在这里一方面是地方政府邀请策展人和艺术家主办的大型艺术节,一方面也有艺术家自发组织的艺术计划和小型艺术节。它们的规模有大有小,但有两个基本特征让它们区别于城市系统的“白盒子艺术”和各种地方传统民俗的文化节,这两个基本特点就是当代性和在地性。当代性决定了不仅创作语言一定具有当代性特征,这区别于任何传统艺术形态,同时创作的着力点又是基于当地历史与现实素材基础之上的,它构成了对地区文化的重新解构与新的想象。在这里笔者并没有将乡村建设这一特征强加在乡村在地性创作这一领域,尽管有很多艺术节和项目都涉及了乡村建设这一领域。乡村建设是一个远比乡村在地性创作更为广大的领域,乡建具有更强的社会性意义,是一个综合性多学科交叉的广域范畴。在地性创作和乡建是互为交叉联系又相互独立的领域。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东方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banquantt@em.eastday.com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