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先天残障“孤儿”没有落了单 村里26户人家轮流照顾他

村民在照顾秦海松(中)吃饭。

他很不幸:先天残障、双亲早逝、孤苦伶仃;他很幸运:毫无血缘关系的26户村民轮流照顾,而他也力所能及地帮助乡亲。15年来,纯洁的心、苍老的手、温暖的眼,乡亲们和他“演绎”了一场人间大爱。他就是平顺县东寺头乡黄崖沟村45岁的秦海松。

黄崖沟是平顺县东寺头乡的一个小山村,全村99口人,散居在5个自然村中,耕作着124亩耕地。然而,朴素平凡的黄崖沟人,15年如一日,用一言一行坚守伦理道德,邻里相望,互帮互助,质朴礼让,延续着千百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诠释着真善美。

“孤儿”不孤,乡亲待他似亲人

11月26日,记者走进这个太行山峦起伏、褶皱中拥抱着的小山村。秦海松正在村民王永红家。

“海松爱吃面,要是大米,肯定是用筷子拨拉着半天吃不下一口。”看着秦海松麻溜地吃了两大碗拉面,王永红和妻子一人拿药,一人加水,又看着秦海松把药也吃进肚才放心。

突然,一名老人闯了进来,操着浓重的平顺方言说:“可一定安顿海松吃药啊!昨天他好像是牙痛,我给他弄了点下火药。”王永红说,老人叫王用材,71岁,是供养秦海松的26户村民之一,秦海松昨天、前天就在他家吃饭,这不,不放心又专门跑来安顿了。

午饭后,在位于村中的一间砖房前,秦海松小心翼翼地从裤带上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欢快地让客人参观自己的房子。房内简陋但并不脏乱,被褥干干净净。屋里砌着灶台,摆着铁制煤球炉,床头放着一个电暖器。“烧煤怕他中煤烟,烧柴又害怕失火,前几年村里干脆给他买了个电暖器,解决冬天取暖问题。”村医桑建成说,秦海松一回屋里就打开电暖气,一开就是一晚上,睡觉也不关。听村干部说,秦海松一月的电费高达200多元,是一般村民家用电量的3倍之多,但村干部都没说过他什么。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