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孕妇无力偿还现金贷喝药自杀 死后家人收催债电话

叶巧英自杀当天,叶伟民和妻子正在什邡市的一处工地上干活。下午一点多,女婿李平打来电话,“家里出大事了,你女儿喝了药,赶紧回来!”

夫妻俩随即坐上儿子的出租车赶了200公里的路,见到女儿时已是傍晚五点多。望着躺在堂屋早已停止呼吸的叶巧英,两人哭成一团。

虽然只看过一眼女儿留下的遗书,但叶伟民依稀记得里面写了些什么,“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是被人所骗,欠上了很多钱,我既不敢跟你说,又不敢跟我老公说。”

这个60岁的老农民用并不标准但能清晰辨识的普通话,回忆着遗书里的内容。他的妻子坐在一边,一言不发,扭过头静静听着。

他们的女儿,今年36岁的叶巧英,于11月12日在服用农药后身亡,同时带走了腹中仅两个月大的胎儿,留下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以及一连串未解的谜团。

自杀

叶巧英一家来自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观音滩镇。十八九岁那年,她出嫁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但她的第一段婚姻并不顺利,直到2013年经人介绍,她才遇到了比自己小4岁同样也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李平。

李平老家在距离观音滩镇20公里外的连界镇的农村,早几年他在镇上买了房,叶巧英便跟随李平住到了连界镇。结婚没多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出生了。

平日里,叶巧英就在镇上的家里带孩子,李平在外开货车赚钱,两三天回来一次。她的婆婆——李平的母亲由于年事已高,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有农活时,婆婆就回到村里的老房子住几天,种种地,就当锻炼身体。

11月12日上午10点多,平时几乎不怎么下村的叶巧英突然带着孩子来到婆婆家。那是一栋特色鲜明的两层楼四川民居,平房瓦顶、四合头、大出檐,李平和他两个姐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