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一年狂卖7.5亿元的白内障“神药”欺骗老人?听听国家食药监总局怎么说

摘要:面对这种眼科医生人人皆知,广大患者和家属也反映强烈的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有关部门居然多年来都“八风不动”。这种重审批、轻监管的工作模式,审批完了事情就完了的工作理念,其弊病可谓暴露无遗了。

连日来围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激烈争论,目前有了最新进展。就在昨天(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给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函,要求后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这意味着,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5日针对医务界、法律界以及媒体和公众的如潮质疑所进行的回应,不能“到此为止”了。该局在这则回应中称:未发现莎普爱思滴眼液抽检不合格和有关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违法广告,也没有收到国家总局和外省移送至浙江省的相关违法广告通告。

据媒体报道,莎普爱思滴眼液以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对老年人群体开展洗脑攻势,以包治百病式的广告用语进行误导式宣传,最终实现一年狂卖7.5亿元的骄人业绩。但事实上,它不但对白内障等眼科疾病没有确切疗效,还使无数老年患者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更加严重的疾病或者并发症。

那么,诸如“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明亮眼睛,幸福晚年”这种具有强烈误导性质的广告,是如何取得相关部门批准的呢?法律界人士指出,企业采用的是“擦边球”策略。其广告用语并不直接违反相关法律规范里的明示性规定,不属于具体法律条款中列举式的禁用语之列。比如,广告中并不包含“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或者保证”,没有“利用国家机关、医药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或者专家、学者、医师、患者的名义和形象作证明”。他们的广告技巧,是暗示适用人群、笼统描述症状、设计模棱两可的广告语,使监管部门很难直接定性是否存在夸大宣传、虚假宣传或是欺诈,很容易蒙混过关。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