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  >   财经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纪念次新股基金,一个基金品种到底是怎么走向灭亡的?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就是次新股板块有六十一个股票惨遭跌停的那一天,我独在面馆外徘徊,遇见韭菜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次新股君(金鹰核心资源混合,下同)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这个基金还是很受大家关注的。”这是我明白的,凡我所写的公号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篇幅过长之故罢,阅读量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艰难中,当时关于次新股君的一篇文章差点突破2000阅读量。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次新股毫不相干,但在众套牢的韭菜们,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物极必反,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玩的并非股票市场。六十一只次新股股票的惨绿跌停,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某些所谓经济学家财经大V的乱弹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A股市场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这个市场,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来的投资者的菲薄的经验教训,奉献于被埋的韭菜们面前。

二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绿的跌停,敢于正视淋漓的暴涨。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小反弹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小反弹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牛非熊的市场。我不知道这样的A股市场何时是一个尽头!我们还在这样的市场做投资;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次新股最新一轮暴跌已有些时日,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在众多的股票型基金之中,次新股君曾是我的关注之一。关注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它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它不仅仅是苟活在A股市场的我们的小盘股风向标,更是为了A股市场而死的一个主动基金跟踪指数的典范。它的名字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熔断股灾之后刘村长出任ZJH主席,开始拨乱反正严监管的时候。其中的一个打击对象就有次新股;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冼鸿鹏基金经理掌管此基,并且在惨淡的2016年大放异彩的时候,才有粉丝留言告诉我,说:有个叫做金鹰核心资源的很厉害。其时我才能将名字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大势所趋,毅然决然走出一波大行情的基金,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这个基金当时却分外妖娆,走势也是一直很有活力。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