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东方号平台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头条  >   人文频道  >  正文

三十万纳粹战犯一夜之间逃亡一国,此国靠卖护照发了大财

阿根廷靠贩卖护照发了大财,而很多战犯也由此逍遥法外。

约瑟夫·门格勒是纳粹集中营的医生,这个白衣天使其实是白衣魔鬼,他热衷于“人种培养”,他认为既然狗可以培养出优良品种,那人也一样,所以他用犹太人进行了很多残忍的实验,屠杀了十万儿童。

特别残忍的是,他把孩子眼球里注射颜料,然后摘取眼球进行编号保存。

战后逃亡的约瑟夫·门格勒在阿根廷藏匿十年之久,不仅生活富裕,而且还娶妻生子,过得有滋有味,虽然各国一直在追捕他,但直到他临死前才找到他,让他逍遥法外这么久,从这点来看,阿根廷也是罪过。

阿道夫·艾希曼也是一个残忍的刽子手,大批犹太人在毒气室死去,而在他们分批进入浴池的时候,他们真的以为是让他们洗澡。阿道夫·艾希曼以各种方式屠杀犹太人,但却在战败的时候跑到阿根廷藏了起来,最终被抓起来接受审判已经是一九六一年的事了,审判后判了死刑,然而活着逍遥的时期,对于一个人渣而言也是太长了。

世界各国对阿根廷的行为是声讨的,然而阿根廷却不为所动,三十万纳粹在那里藏匿着,像一个庞大的细菌群体。

上个世纪末,阿根廷迫于外界压力,宣布放弃对纳粹战犯的保护,设立专门组织来审判他们,如果阿根廷真的良知觉醒,那么这场醒悟也未免来得太晚。

这些战犯有的被押回欧洲,受到应有的惩罚;有的已经死了,无从追查;有的换了阿根廷护照,改了名字,隐藏在阿根廷,跟当地人生活一样,他们结婚后,身份都不会告诉妻子,所以谁都不知道这些是曾经恶贯满盈的战犯,而那些罪恶的战犯,也只能怀揣着他们不可告人的历史,在无数个深夜里,拷问着他们的良知。

阿根廷目前迫切需要洗白,所以成立了一个专门调查纳粹战犯的机构,他们大张旗鼓找什么文物,用各种说辞洗脱阿根廷藏匿战犯的过往,他们说文物是纳粹高层带来的,要在阿根廷培养接班人。

总之阿根廷各种洗白效果不太好,至今世界各国对它的看法仍然不好,认为藏匿战犯是阿根廷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