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东方号平台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女孩欠贷出走母亲不堪催债压力自杀续:警方将查实债务后作出措施

说到才19岁的女儿,夏明国一时说不出话来,猛吸几口烟后他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女儿的情绪。”他抹了抹眼泪后低声说,“我会保护好她的。”

夏明国身后的家,是一栋破旧的土砖房,一些门窗连玻璃都没有,相对于周围近年新建的楼房,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当记者问及土屋何时修建的,夏明国一下语塞,“还真不知道哪年建的”。

“说家徒四壁,一点都不为过。”有亲友告诉记者,夏明国家里看不到几件像样的家具电器,墙壁布满了裂缝,屋顶也是一片片残缺的青瓦。说完,他和夏明国带着记者,绕到土屋后面,穿过乡村公路,沿一条小路上山,步行不到5分钟,就到了夏双母亲刘丽的墓地。

陪同上山的这位亲友说,夏双回家后径直上山,跪在母亲坟前泣不成声,“悔恨不已的她突然撞向墓碑寻死,幸亏被及时拖住。”

母亲

这位母亲溺爱唯一的女儿

闻讯刘丽去世的噩耗,彭洁(化名)一行数人于1月10日专程赶到金华村送别。

彭洁等人是岳麓区某小区的业主,同行的是相识多年的邻居。刘丽生前在其中一名业主家中做事。过去两年多,彭洁对邻居家这位做饭阿姨颇有好感,虽然平时见面不多,也很少说话,但从邻居口中了解到,刘丽是位勤恳、踏实的本分人。

彭洁了解到,刘丽婚后生过多个孩子,夏双是最小也是唯一长大成人的。一家三口住的土砖房还是公公辈留下来的,家里一直很穷。但是因为夏双是唯一存活的孩子,所以刘丽特别看重,倾尽所有溺爱女儿。自女儿进入职高读书后,刘丽第一次出村庄打工。因不认识路,第一次回家时,还是雇主送她上回乡的巴士。

约半年前,刘丽向彭洁提出借钱,看在刘丽诚恳老实的面上,考虑到金额也不多,彭洁就借了。彭洁说,刘丽后面借钱的数额越来越多,但她是个老实守信的人,一般没借多久就会还。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