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头条  >   社会频道  >  正文

男子五千卖儿后开始连环拐卖:记不清卖了多少个

正当刘宏军发疯似的找儿子时,王军把侄子刘江卖去了河南伊川县城关镇,之后又开始四处寻找孩子拐卖。

1997年10月某一天,池均录在去彬县火石咀煤矿上班的路上碰到曾经的工友王军,对方说他好几天没吃饭了,池均录看他可怜,就带他回自己家里吃饭。

当天晚上,王军和池均录、池的三个儿子睡一个炕上。“就睡在这,”20年后,池的妻子李霞霞指着家里的炕说,“我们做饭给他吃,找地方给他睡,他把我孩子拐走了,我恨死他了。”

第二天早上,池均录去上班,王军把池的第三个儿子——六岁的池三洋偷偷带走了,走的时候李霞霞正在屋里煮面,王军跟她说带池三洋去买东西。

二十年前,王军和池均录以及池的三个儿子曾一起睡在这张床上。

2017年,彬县池均录家,还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一栋老式的土砖房。

拐走池三洋一个月后,王军又跑到陕西宝鸡陇县,遇到一起打过工的张红耀,到张红耀家里住了几天后,他称想回家但没有路费,张红耀当场给了他十块钱。

第二年收麦子时节,王军又来到张家,此时张红耀去了新疆打工,王军在张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张的妻子李桂珍去地里割麦,家里的婆婆给王军做早饭时,王军把张红耀儿子张少峰带走了。

张红耀女儿当年告诉母亲,她亲眼看见王军把弟弟带走了。李桂珍后来又听村里的割麦人说,一个陌生人把她的孩子带走了,过村口的桥时,张少峰哭喊得非常厉害,但割麦人以为陌生人是娃的舅舅。

两年后,陕西宝鸡陇县刑警队的人告诉张红耀,王军被抓住了,张红耀和妻子燃起了希望,但看到警方带来的孩子后,他们觉得不像是张少峰,“当时还采血鉴定了,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其实,他们当年见到的孩子,也是被王军拐卖的孩子之一,但并不是张少峰。直到2017年7月,彬县公安局才通过王军和中间人的口供找到张红耀的儿子张少峰。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期待您的热评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