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东方号平台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头条  >   科技频道  >  正文

感觉领导都是傻子?科学家找到了证据:权力会造成脑损伤

如果说权力是一剂处方药的话,这剂药上面得附上长长的一列副作用。权力会导致中毒。权力会带来腐败。权力甚至让基辛格认为自己很有性吸引力。但是权力会不会导致脑损伤呢?

去年秋天,在一场国会听证会上,当一群国会议员轮番抨击John Stumpf时,每个人似乎都能找到严厉指责这位现已成富国银行前CEO的人未能阻止大概5000名员工给客户设立假账号的新方式。但是让人印象突出的似乎是Stumpf的表现。这个人已经爬到了全球最有价值银行的高层,但似乎却完全不能洞悉一屋子人的眼色。尽管他做出了道歉,但既没有表现出忏悔或受到斥责的样子,也没有展现出目中无人、自以为是或者甚至不老实。他看起来似乎已经无法分辨方向,就像一名刚到地球还受时差之苦的太空旅行者,看起来在他的那个Stumpf星球顺从就是自然法则,而5000只是个很小的数字而已。哪怕是最直接的嘲讽——“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威斯康星州的Sean Duffy);“我不能相信在这里听到的一些话。”(纽约州的Gregory Meeks)——也没能把他唤醒。

Stumpf的脑子里究竟进了什么?新的研究表明,更好的问题也许是:什么东西没有进去?

历史学家Henry Adams(亨利·亚当斯)在描述权力的时候很有隐喻性而不是医学性:“权力是一种以杀死患者的同情心终结的肿瘤。”不过这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教授Dacher Keltner在数年的实验室和实地实验后得出的结果相差不太远。教授研究的是权力的影响,他在跨度达20年的研究中发现,受试者的行为表现出受到了创伤性脑损伤的迹象——这些人变得更加冲动了,风险意识变低了,关键是,已经不太擅长从他人的视角去审视问题了。

加拿大安大略省麦克马斯特大学神经学家Sukhvinder Obhi最近说的东西也类似。跟研究行为的Keltner不一样的是,Obhi研究的是大脑。当他把比较有权势的人的头部和不那么有权势的人的头部放进经颅磁刺激机器里面的时候,他发现权力对特定的髓突其实是有损害的,这个东西就是“镜像(mirroring)”,是同理心的基石。这使得神经学基础出现了一个Keltner所谓的“权力悖论”:一旦我们拥有了权力,就会丧失我们获得它首先所需要的能力。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