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东方号平台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头条  >   情感频道  >  正文

读书给我最静的海

在一个没有平板电脑、没有各种电子书阅读器、没有手游休闲的学生时期,图书,成为我不可或缺的知己。

列车上漫长的旅途,我怀着敬意和期待,翻开印刷精美的图书,静静地阅读。书香醉人,在行走中思考,让漂泊的心找到归宿,从书中解开迷思,打开人生的结。列车留下了我许多的眷恋,走到最后,所有故事都幻化成诗,在相聚与离别的交替中,留下一行又一行动人的文字。

或许是有缘,参加工作以后,我和铁路的联系更加紧密了。每次在火车站值勤的间隙,我特别喜欢去候车厅的书店逛一逛。这里卖的多是一些畅销书,在外面报刊亭已经少见的杂志这里也有卖。候车厅的书店就像《岛上书店》所言:没有谁是一座孤岛,一本书便是一个世界。

许是偏爱书香的缘故,相比电子书,我更喜欢纸质书。现在已经进入互联网出版时代,数字阅读和商业化写作给纯文学刊物带来了不小的生存压力,但我执拗于对文化记忆的保护,以及对文学创作一种近乎“洁癖”式的守卫,依旧喜欢阅读纸质书。

在巴金创办的《收获》杂志进入“花甲之年”时,评论家韩浩月说道:“电子时代,纯文学更像是一个家园,用适当高度的围墙,筑起一道隔绝狂乱噪音的屏障,让文学终归回归于文学,让作者与读者共同拥有一片躲避世俗喧嚣的心灵场所。”

在书店释放压力之后,我经常会把心爱的书买回家,如饥似渴地阅读。我总是习惯性地在床头摆上几本书,或多或少看上几眼,时刻提醒自己感受精神世界的开阔与生命的饱满。

如今工作繁忙,有时间就会带心仪的书出去走走,静下来写一写游记。曾有一次,我自驾从甘孜去往阿坝,途经甲居藏寨,看美人谷的“金花”。其间,我留宿在藏民家中,住在那些已经有1000多年历史的碉楼式建筑里。

人们非常热情,山上种的苹果树可以自由采摘,院子里热情的藏族小女孩拉起我的手就开始跳舞。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