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打老人发病致死的海南高铁检票员,到底什么来头?

(7/8)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频道  >  正文

殴打老人发病致死的海南高铁检票员,到底什么来头?

但检票员显然应当就其故意实施的殴打行为所导致的伤害承担“故意伤害”的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同时应在民事范围内对邓大楣的死亡承担侵权责任。

检票员如在殴打邓大楣过程中攻击其要害部位,就应当预见殴打要害部位可能会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如因疏忽大意而未能预见,则成立过失致人死亡罪。结合其故意伤害的行为,应当按照《刑法》有关规定从故意伤害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中择一重罪论处。

殴打与死亡构成因果关系

四川有同律师事务所 张柄尧

律师张柄尧认为,本案中,刑事责任方面,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裴某璟批捕定性是准确的。根据媒体报道,裴某璟先因邓自立拍摄视频和邓自立发生殴打,继而又将邓大楣打倒在地,具有故意伤害情节。公安机关鉴定意见书明确,发生纠纷及殴打可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因此,被害人固有冠心病这一特殊体质因素并不能阻断殴打及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

↑裴某璟用左臂勾住邓自仲脖子向前走

民事责任方面,最高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第8条:

“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损害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由该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民事责任。上述人员实施与职务无关的行为致人损害的,应当由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

虽然检票员职责并不包括打人,但打人这一行为是因检票员履职过程中发生,高铁站方面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另外在诉讼策略上,受害人一方面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只包括物质损失,即老人死亡赔偿金等并不在赔偿范围之内。因此,另一个策略为单独提起一个民事侵权之诉。以最高人民法院曾公报的“尹瑞军与颜礼奎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来看,刑事案件受害人因犯罪行为造成残疾的,残疾赔偿金应属于物质损失的范畴,应予赔偿。据此,本案中的死亡赔偿金也有望得到支持。

铁路方面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 梁小龙

梁小龙认为,裴某璟涉嫌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警方认定邓大楣死因系外力诱发基础疾病导致,裴某璟恶意较小,或会从轻处罚。高铁站负有保障安全义务,且裴某璟系其员工,存在过错,铁路方面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