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颂文 | 做演员的“孤独”和“尖刺”

(1/7)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娱乐频道  >  正文

专访张颂文 | 做演员的“孤独”和“尖刺”

文 | 耿凌波

导语

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曾说过,“人终其一生的努力,不过是对童年已形成的性格的修正”。母亲去世以后,张颂文逐渐形成了一套“尽人意,听天命”的处世哲学。

张颂文声音轻柔,唇上蓄着胡须,高高的鼻梁衬托得目光十分深邃,聊到尽兴处,弯起一双笑眼。我试图将他与电影里的建委主任“老唐”对号入座,却相当吃力,他抽离人物似乎不着痕迹。

拆迁械斗现场,唐奕杰被前呼后拥着站上废墟最高处,油亮的额头上渗出豆大汗珠,他放下官腔安抚群众:“我阿婆就住在春风街三十三号,我向大家承诺,要拆就先拆我唐奕杰的家......”

霓虹迷幻的舞厅里,林慧用狂浪的舞姿撩拨着所有男人的目光,姜紫成游刃有余地穿梭在百花丛里。此时的唐奕杰还是个年轻小伙,正用笨拙的舞步艰难地融入不属于他的热闹......

电影上映不久,吕彦妮发表了一篇文章:《张颂文拒绝了我的专访......》,和我在首映现场见到的张颂文,又不太一样。他谈锋犀利,周遭环绕着严厉的气场,让试图观察他的人变成被观察者,给人的感觉像鹰。

原来张颂文也有“尖刺。”

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与他相处,就像是看他的表演,熨帖、舒服。而写他则像是“剥洋葱”,本人躲在角色背后,情绪藏在第一印象背后。很难说,剥落的那一层是真实还是浮沫,但试图去触碰,他总能给你惊喜。

矛盾感

在演员这条道路上,张颂文选择了一场“苦旅”。

他入行较早,得娄烨赏识,两人已经合作了四部电影,但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之前,张颂文一直籍籍无名。《人物》形容他,“入行快20年,却像是今天突然闯出来的。”

“我只是老觉得,这个东西是不是很重要,重要到比你生命还重要?”你问他,反而会得到他的反问,相比“出名要趁早”,张颂文更愿意遵从内心,“没那么重要吧,最重要的应该是,明天吃饭和家里卫生搞好了没有,你家里的老人你照顾好了没有,跟你在一起生活的工作人员他们快不快乐。”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