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天到一小时的变迁

(1/3)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内频道  >  正文

从一天到一小时的变迁

一位老火车司机讲述三尺驾驶台的故事——从一天到一小时的变迁

■本报记者 朱进军

株洲机务段衡阳运用车间机车司机刘龙云在驾驶机车。黄 钲 摄

“据我父亲说,在新中国成立初期,驾驶蒸汽机车从衡阳前往永州,一个单程最长时间要一天。而现在,动车组列车1小时就能到达。”5月13日,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株洲机务段衡阳运用车间机车司机刘龙云告诉记者。

刘龙云1984年进入铁路工作,在机车乘务员岗位上工作了35年,出乘7100余趟,安全行车120余万公里,先后获得全路安全司机标兵、火车头奖章等荣誉。

刘龙云的父亲刘友志也曾是一名优秀的火车司机。“父亲告诉我,刚解放不久,铁路运输基础相当薄弱,线路、通信等质量又差,蒸汽机车经常是开开停停,时速不到30公里,很难正点。”刘龙云回忆说,在他的记忆中,小时候,父亲一般不在家,在家的时候就在睡觉。

记者翻看宣传刘友志等人的资料,既为他的先进事迹所感动,同时也感受到当时技术装备的落后。

据资料记载,一天晚上,刘友志驾驶蒸汽机车牵引一趟客车,因为晚点,到某站时,机车水柜里的水位大幅度下降,不能及时向锅炉上水,停靠站又没有给水设备,眼看着列车就要停车。刘友志和机班同志一起钻进水箱,肩扛手提,把分水板内最后的一点点水舀进锅炉,终于解决了机车用水问题,把旅客列车拉回了衡阳。

感人的事迹,落后的设备。现在的人可能无法想象蒸汽机车时代的困窘。

1984年,刘龙云也进入铁路工作,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的火车司机。

“最开始,我驾驶过胜利型、建设型蒸汽机车,当过司炉,也就是在车头铲煤。”刘龙云说道,“蒸汽机车四面透风,开起来一身煤,下班后,全身都是黑乎乎的,只有牙齿是白的。在工作过程中不断地铲煤,一下班,两手基本麻木,人也精疲力尽。”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