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不能产优质米?他潜心研究十年对此说不

(1/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三农频道  >  正文

重庆不能产优质米?他潜心研究十年对此说不

因灌浆期高温、小温差,重庆不能产优质米,甚至被划进“劣质稻产区”。

不过,重庆水稻育种专家用十年磨一“剑”,在30万份育种材料里探寻“重庆密码”,干脆利落地否定了这一论断。

日前,重庆农科院在水稻育种上又有一项突破性成果:新育出在淹水中可发芽出苗的稻种。这一成果填补了国内外在淹水发芽稻种培育中的空白。

主导取得这两项突破正是重庆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李贤勇。为探寻水稻培育中的“重庆密码”,他已在田间地头躬身探索28年“沙中淘金”。

李贤勇解说两项研究是如何突破的。

第一次突破

另辟蹊径破解寡照高温逆境

54岁的李贤勇发线花白,身上散漫一股泥土气息。正是这个有点“土”的专家,躬身在田间地头和实验室里,发掘出优质水稻的“重庆密码”。

杂交水稻育种初期是以高产为目标解决温饱问题。可上世纪90年代初,李贤勇春节回开县老家时,村里的老乡告诉他:“米产量高了,可没老品种好吃。”

老乡的话在李贤勇脑子直打转。他开始思考,如何破解重庆水稻“高产”和“优质”的瓶颈。

他查阅资料发现,前辈的广泛研究证明:重庆种植的水稻,受穗分化期寡照和灌浆高温及小温差的逆境,不能生产优质米。

重庆甚至被划进“劣质稻产区”。这无疑给李贤勇这个初生牛犊的西南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当头一棒。

重庆是典型的寡日照地区,年日照时数在900至1200小时,且时空分布不均。在水稻分蘖至幼穗分化形成产量的关键时期,寡日照危害特别突出。

加上抽穗灌浆时高温和小温差的原因,外地稻种在重庆“水土不服”。即便是最优质的稻种,都难过重庆的“烤验关”。

“一天下来剩的有机物太少了。”李贤勇说,“白天的日照不充足,光合作用积聚的有机物少,晚上温度植物呼吸量大,还要耗去不少。”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