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墓十八年后,清东陵二次遭劫,破坏程度远超第一次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孙殿英盗墓十八年后,清东陵二次遭劫,破坏程度远超第一次

说起清东陵,想必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东陵大盗”孙殿英。1928年7月,孙殿英率部夜盗乾隆裕陵与慈禧定东陵(普陀峪),将陵墓陪葬品盗窃一空,对陵寝也造成极大破坏,曾执掌晚清河山的慈禧老佛爷更是被弃尸在外,其状可谓凄惨至极。

然世人却很少知道,在孙殿英之后,还发生过一次更大规模的清东陵盗挖事件,造成的破坏远超孙氏第一次盗挖。

第二次盗挖发生于1946年1月,由东陵周边十几个村村民联合盗挖,属于群众性盗陵案。这次盗挖,对康熙的景陵、咸丰的定陵、同治的惠陵、慈安太后的定东陵(普祥峪)造成的破坏极大,甚至超过第一次盗挖。陵内宝藏被洗劫一空,一只价值连城的“九龙杯”更是几经周折,最终下落不明。

事件发生后,蓟县公安局接到紧急报告:东陵再次被盗!公安局闻讯立即派人前往现场观看,发现几座皇家陵墓周遭满是狼藉,工作人员手持手电最先进入同治惠陵,走到墓道尽头的金券后,只见里面的两具棺椁已经凿开,同治皇上的棺中只剩一把骨头。而皇后尸身却保存完好,长发披散遮住半边脸庞,身上被盗匪扒的一丝不挂,赤体附身棺内,肚腹被抛开,其状惨不忍睹。另外几个陵墓之中也是凄惨一片,随葬品一概皆无,盗贼手段之粗劣,当时情景不言而喻。

经过数日查访,公安局终于弄清盗墓案真相。1928年,企图盗墓的杆匪马福田、王绍义被谭温江赶走后,流窜于遵化、蓟县、兴隆三地,继续过着打家劫舍的日子。抗战爆发后,四十岁的王绍义结束了自己的杆匪生涯,与两个儿子以种地务农为生,但这家伙心眼一直没闲着,他一直惦记着东陵的宝藏。当年孙殿英盗挖之时,他想要趁火打劫,但没有成功。他一直想要效法孙殿英,想要看看皇族陵墓之中到底有些什么宝物。

抗战胜利之后,王绍义找来旧相识张尽忠、田大化、关增会等人,密谋盗挖东陵计划。几人最终决议蛊惑附近村民动手,自己从中拿好处。

一拍即合后,几人到处宣传:“皇帝是大地主,剥削人最厉害,因此这些大地主的陵墓不配保存。当年若不是因为皇陵,日本鬼子就不会进关,我们就不用受这么多苦,我们就能过太平日子……”

一通鼓动之后,裕大村、定大村、新大村等15个村的200余人加入盗墓队伍。一伙人手持各类工具到达东陵,仍采用孙殿英以炸药开门的方式,先后将三位皇帝和一位太后的陵墓盗挖。每次盗墓前,王绍义、张尽忠持枪监督盗匪们所有的活动。分赃之时,他们首先挑选,而后再有盗匪瓜分。

盗匪头目之中的田大化,早年听说康熙景陵里面有“九龙杯”,相传这个杯子倒入普通的酒,瞬间变成美酒味道。他做梦都想的得到这个宝物,因此在盗挖之时,他与长子田广坤、妻侄关增会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最先撬开康熙棺椁的正是他们,哪知就在棺椁打开的一瞬间,棺中突然喷出一团绿光,正好扑在田广坤、关增会脸上,二人当时什么也看不见。有人将他们抬了出去,用水洗了脸后,才放看清。因为儿子差点瞎了眼,最后“论功行赏”之时,那件九龙杯如愿以偿归了田大化。

事后,公安局要求只要交出赃物,从犯不予追究,但首犯几人不可姑息。首犯几人,除王绍义父子与关增会在外,其余人等全部畏罪潜逃。1946年2月1日,六名首犯从马兰峪河东出发奔赴刑场。刑场选在景陵大碑楼钱。一阵枪声想过,六贼结束了生命。

然而被盗物品却难以追缴,当地百姓多数不识货,一个康熙御用的鼻烟壶在集市上只卖了两斗玉米价格。一件咸丰朝宫内御用玉如意才卖五斗玉米。一些精致的玉马、玉鹤甚至有些成了小孩子的玩具,被找回时也已经残缺,令人实在惋惜。

不久后,贼首之一的田大化回来了,要求只要保全自己性命,就把九龙杯交出来。这只杯子最终出现在世人面前,它高3厘米,宽4厘米,长6厘米,洁白无瑕,玲珑剔透,杯子四角各雕刻二龙戏珠一对,杯把雕刻为龙形,九条龙姿态各异,栩栩如生,倒入酒水之后,九条龙瞬间如活起来一般,可谓巧夺天工,世间罕有,令人叹为观止。

据说九龙杯辗转进了故宫博物院,但很可惜,这只杯子最终还是消失不见了。在近代纪实小说《蒋介石与戴笠》一书之中,曾提到1946年戴笠飞机失事后,有人在坠机现场找到一只杯子,并传出这便是九龙杯的消息。不知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可靠,若是真的,这只杯子怎么在他手中,若失事的现场的九龙杯不是景陵那只,难道还有另外的九龙杯不成?孰真孰假,我是不知道的。总之,九龙杯如今以成谜团。

好了,陋文一篇,就此打住,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的新鲜事儿给您。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