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南的徐闻,最甜的菠萝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三农 频道  >  正文

最南的徐闻,最甜的菠萝

“菠萝的海”香气漫天

我的记者经历中走过不少地方,广东的大部分县市都去过了,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多。公务繁忙,来去匆匆,无暇览景。即便略有空闲,去当地景点转转,也是心猿意马。但徐闻之行例外。多年过去,我仍然对那片土地记忆犹新,它独一无二的奇特风致,像南海的风一样,时时掠过我惊诧的脸庞。

那年夏天,我到徐闻县曲界镇一处华侨农场采访。徐闻位于雷州半岛南端,也是我国大陆最南端,与海南隔琼州海峡相望。“徐闻”县名得来,通常理解为此处为土尾之地,皇上圣旨传递缓慢,“徐徐而闻”。其实此说并不准确。徐闻开化较早,汉代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有谚曰:“欲拔贫,诣徐闻”。据专家考证,“徐闻”得名自一条泉水“徐汶”谐音。又得知,徐闻没有山脉,也没有河流,想想都觉神奇。

当时广州到徐闻还没有高速公路,我头天傍晚坐双层卧铺客车,走国道,逢下雨,过了茂名段路面泥泞,如摇篮晃荡。坐了18个小时,终于到达徐闻县城。一下车,就闻到一股带着咸味的海风气息。租了一辆车往曲界,司机热情地当起了导游。他说,徐闻地形以平原和丘陵为主,没有贯穿的河流,只有六条较大面积的集雨溪流,所以虽然三面环海,却是一个缺水的地方,最怕天旱。果然,车外一片平坦,走了许久也没见水流。车在绿海中穿行,这些低矮的作物是什么?仙人掌吗?

忍不住停车细看:很像家乡的一种菜叶硬的蔬菜“牛皮菜”,但它的叶更硬,很难折断。司机说,这是剑麻,徐闻的宝贝,作用大着呢,好多武器都需要。现在刚出芽,长成了有一人高,像剑一样又长又利,所以叫剑麻。听他一说,此物此地,于我立刻亲近。家乡是全国苎麻产量第一大县,我就在漫山遍野的苎麻林长大,小时候挖苎麻果实卖去做中药,套上铁箍帮大人剥麻皮。又看到连绵的麻林,顿时有回家的感觉。剑麻最适合在热带地区种植,经济价值、药用价值、观赏价值都很高,不到这里,就没有眼福了

一望无际的剑麻地

到了曲界镇政府小坐片刻,书记镇长戴着草帽急急赶来,抖抖腿上泥,灌了几口水,连连说:“有失远迎,我们还在忙着收菠萝呢。来,吃菠萝!”皮肤黝黑,嗓门颇大,普通话说得很吃力,基层干部的质朴劲很是可爱。书记说:“先不忙采访,去看看我们‘菠萝的海’!”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暗惊“这么个农村小镇,也有北欧风格楼盘?”到了农贸市场,再到镇外田畴,收集的菠萝重叠如山,生长的菠萝密布如织,菠萝香味周天弥漫,我才明白“菠萝的海”的意思。

原来,曲界气候土壤适宜,有“中国菠萝第一镇”的美誉。行内有言“徐闻菠萝冠全国,曲界菠萝冠徐闻”。我连吃了几个,香甜可口,长途奔波的疲劳一扫而光。又向果农学削菠萝,戴上手套,拿起长刀,太笨拙,把肉都削掉一半。从此爱上吃菠萝,但在广州街头买来,总没有曲界原产的地道。近年徐闻菠萝丰收滞销,本报业集团组织义卖,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一大箱。太太是湛江吴川人,削菠萝在行,不愁没得吃。

采访完毕,我从海安港乘船到海口,坐飞机回广州。海安在徐闻最南端,可称大陆南极了。唐宋以来,朝廷贬官流放到海南,必过海安,如唐朝宰相李德裕、宋朝宰相李纲。苏东坡流放儋州,在海安留诗言志“空余鲁叟乘槎意,粗识轩辕奏乐章。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生平。”此处本名博涨村,明洪武年间建置守御千户所城,尔后设立宁海巡检司,更名“海安”,寓“海晏河清”之意。据《粤海关志》记载,清代海安港是广东省七大总口之一,名为雷廉总口。清雍正年间设立海安海关,埠因海兴,海因埠旺,一派“帆樯蔽海、人货幅凑,日夜不绝”的繁荣景象。

时至今日,这里成为全国最大的汽车轮渡港口,人流车流如鲫。港口旁一排食肆,绝大部分是川菜馆,看来到海南闯荡的,以西部地区人员居多。天气好的时候,能够清晰地看到27公里对面的海口。当天是个阴天,坐在过海轮船上,看着海安远去,海口靠近,一个镇与一个省会城市的体量差别,越发直观。

最南的徐闻,我还没看够。还想再回那片神奇的、无山无河的土地,徜徉在醉人的、无边无际的菠萝香气中。

人间仙果也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