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记忆何以永不褪色

(4/10)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频道  >  正文

青春的记忆何以永不褪色

就在《青春万岁》定稿之际,《人民文学》上发表了《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原作为《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成为了改变王蒙命运的重大事件。小说发表后,王蒙一夜成名。作协领导、老作家刘白羽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把王蒙的《青春万岁》与张晓的《工地上的星光》并列为文学新人的成绩作了预告,而正在筹备复刊的《文汇报》也急忙派人找到王蒙,约请选载《青春万岁》。1956年9月30日,《北京日报》以“金色的日子”为题,选登了小说最后一章;1957年1月11日到2月18日,《文汇报·笔会》副刊连载了小说近三分之一的内容。其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紧接着的“反右”运动中,王蒙被划为右派,已经打印出清样的《青春万岁》也受到牵连,无法出版。

1961年,政策上的松动使得《青春万岁》又有了出版的希望。这次中国青年出版社找到《文艺报》负责人、著名评论家冯牧担任评审人。冯牧认为小说没有问题,只是“苏联”出现的次数太多,于是王蒙将小说中的苏联书籍与歌曲统统改为了“本土特产”,如《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改为《把一切献给党》,苏联歌曲改为陕北民歌,准备再次出版。1962年9月,八届十中全会在北戴河召开,会上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政治风向再度收紧。由于被认为存在没有写知识分子与工农兵结合的“缺陷”,《青春万岁》的出版又陷入“难产”。1963年,王蒙选择远走新疆,《青春万岁》也就此冻结。在此期间,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邵荃麟、《文艺报》编辑部主任黄秋耘等都十分关心这部作品的出版,但都未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

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负责人韦君宜的关照下,《青春万岁》的出版才重新提上日程。不过,在“抓纲治国”的氛围下,王蒙根据韦君宜的意见再次对《青春万岁》进行了修改:一是删减了小说中可能会被认为“感情不健康”的内容,比如杨蔷云的恋爱心理描写;二是弱化了结尾部分毛主席的出场。《光明日报》及时跟进小说的出版状况,发表了王蒙为小说出版补写的后记。终于,1979年5月,《青春万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首印17万册。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