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的属下喝酒不给钱还砸店,郑板桥这样赔罪,店掌柜亏大发了

(1/3)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频道  >  正文

郑板桥的属下喝酒不给钱还砸店,郑板桥这样赔罪,店掌柜亏大发了

郑板桥的属下喝酒不给钱还砸店,郑板桥这样赔罪,店掌柜亏大发了

有一年,郑板桥去山东潍县做知县,赴任时,一不骑马,二不坐轿,身穿便服,一路走路査访民情。进城后,他觉得肚里饿了,就走进一家小酒店歇息用餐。店掌柜赶忙端茶斟酒。郑板桥边吃酒边和店掌柜交谈起来,店掌柜问:“听口音先生不像本地人,请问尊姓大名?到这里是经商还是访友?郑板桥说:“实不相瞒,我叫郑板桥,我是来揽生意的。”

俩人正谈得投机,只见两个公差进了酒店高声大嗓地叫道:“拿好酒来。”店掌柜不敢息慢,马上端来好酒好菜。

不一会,两个公差吃饱喝足了,一抹嘴抬腿就走。掌框拦住说:“官爷,本店生意小,还请留下几文。”

“噼啪”一个公差照着掌柜脸上就是一巴掌,骂道:“老子吃酒从不掏钱,滚一边去。”说罢推开掌柜,另一个公差甚至直接把酒桌掀了,这是要砸店呀。

郑板桥一看,立刻激怒了郑板桥,他把酒杯一蹾,高声叫道:“好生大胆的衙役,快交酒钱。”对面两个公差伸脖子看了看郑板桥,只见他穿一件油大褂子,袖口边都破了,布鞋旧帽很不起眼,冷言冷语地说:“你有什么能耐,敢在这里嚷嚷?信不信大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郑板桥正色道:“你们可是本县衙门内的人吗?”

“怎么?我们正是。”俩人还自鸣得意地说:“我们今天就是专来迎接新任知县郑板桥的。”

“哎呀,他就是郑板桥啊。”店掌柜又惊又喜地对两个公差说。

两个公差嘲笑地说:“就冲他这身打扮,嘿嘿……”

这个时候,外边又进来几个公差,跪在郑板桥跟前说道:“请大老爷。”这一下可把两个公差吓坏了,赶紧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小人有眼无珠,多有冒犯,乞望大人恕罪。”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