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说案子和他无关,男子却坚称自己是凶手:生理需要没满足,就强奸女人然后杀了

(2/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频道  >  正文

法院说案子和他无关,男子却坚称自己是凶手:生理需要没满足,就强奸女人然后杀了

由于案情特殊,当年看守所一度因为王书金的到来,压力巨大。他的安全和健康一直被高度重视,他能和看守所所长、医生直接对话,能在合法的范围内,吃到不错的伙食。

朱爱民记得,有一段时间,王书金甚至吃得有点虚胖,看守所干警不得不提醒他节食。他之前血糖有点高,8月8日的会见,朱爱民发现王书金精神状态平稳,身体也比以前好了。

平时,看守所没什么活,他除了给地薅薅草,弄弄菜,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监规。此外,他还有一个新任务:帮助看守所监督新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思想有什么波动,他会及时向上反映。

这些年,朱爱民能明显感觉到王书金的变化:性格,从木讷、沉默到主动给他坦露心事;精神,从麻木到焦虑再到淡然。而与这些变化相对应的是王书金案的几个关键时间点。

2005年9月17日,河北广平县看守所,朱爱民第一次见到王书金。因为长时间干苦力,他黑瘦,木讷,眼神无光。朱爱民问一句,他吞吞吐吐答一句。

“有个叫聂树斌的年轻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

↑2016年12月10日,央视推“聂树斌案”十年调查(截图)图据IC Photo

朱爱民跟他解释,这个人被认定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被判死刑,已经执行了。王书金抬起头,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朱爱民,随后又陷入沉默。

“他内心的惊讶就写在脸上。”朱爱民记得,几分钟后,王书金说,“既然是我干的事儿,为什么有人替我死了呢?”

朱爱民成为王书金代理律师后,多次和他聊起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他讲述的多处细节与当年案子的勘验笔录和证人证言高度吻合。

↑截屏图:2016年12月,王书金当年交代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强奸杀人案。图据IC Photo

对于大家关注一串钥匙细节,王书金还记得当时的情况:“杀了人很紧张,那串钥匙觉得没用,随手扔在那女的旁边。当时还拽下她的衣裳,后来想着不能往工棚拿,所以就在一个浇地的机井旁,拿草盖住了。”

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在河南荥阳县索河路派出所的一次治安排查中被带走。随后,他跟警方交代,自己犯了6起案子:4起强奸杀人案,2起强奸案,其中包括那起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

1月18日当晚,时任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郑成月也接到一个索河路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对方称,发现了一个叫王永军的平固店人,已经10年没回过家了。郑成月预测此人正是逃亡10年的王书金,他叫上队员,连夜开车往河南赶。

村里的“异类”

郑成月的人生第一次和王书金产生交集,是他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刚到公安局工作不久。1995年10月3日,王书金所在的南寺郎固村有女孩失踪了,郑成月和民警到村里办案。很快,女孩的尸体在一个枯井被打捞起来,但他们发现村里一个叫王书金的年轻人不见了。

↑资料图:2018年11月12日,聂树斌案推动者郑成月到北京看病。图据IC Photo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