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说案子和他无关,男子却坚称自己是凶手:生理需要没满足,就强奸女人然后杀了

(5/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频道  >  正文

法院说案子和他无关,男子却坚称自己是凶手:生理需要没满足,就强奸女人然后杀了

随后,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高院。上诉理由是,其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行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一审法院没有认定属于重大立功是错误的。

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认定发生在石家庄的奸杀案非王书金所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在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故认定该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判决书。

二审之后到现在,朱爱民会见过王书金17次。“法院为什么不认定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子?”“不认定会不会影响‘聂树斌案’平反?”“死刑复核什么时候下来?”几乎每次会见,王书金都会问。

朱爱民曾告诉王书金,外界很多人认为他把聂树斌的案子往身上揽,是为了多活几年。王书金反驳:“他们真的不知道,我多活等于多受罪。”

2016年12月2日,王书金吃完午饭,坐在河北邯郸磁县看守所的监室里看新闻。看到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布聂树斌无罪,他如释重负,“终于给他平反了,证明人不是他杀的。那个人就是我杀的。这说明我说的是实话。”

↑图表:聂树斌蒙冤多年被改判无罪 图据IC Photo

但是大多数时候,王书金心里还是觉得对不起聂树斌家,“如果没有咱做这个事,他也不会死。”

“聂树斌案”平反后,王书金原以为自己的死刑复核很快就下来,没想到一等又是2年多。这两年多,朱爱民觉得王书金心里放松了许多,明亮了许多。王书金告诉他,现在自己没有崩溃的时候,不会做噩梦,什么事情都放下了,但唯独牵挂的就是自己的小孩。

今年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来提讯了王书金。临走时,他们对王书金说,好好等,别想不开,也许我们不再来了。

“死刑复核一直悬在头上,害怕吗?”朱爱民问。

“害怕,也不害怕。知道自己死刑,什么时候下来什么时候结束,我也不去考虑这个事了。”王书金答。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