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马拉多纳落选的世界杯之前,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国家的象征

(1/3)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体育频道  >  正文

其实在马拉多纳落选的世界杯之前,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国家的象征

一位阿根廷队医在北京时间9月17日接受了阿根廷体育频道专访,他是78年世界杯之前,在国家队实习的。他承认所有阿根廷球员都服用兴奋剂,并且坚决与这股潮流抗争。最后,他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有许多阿根廷球员在踢国内联赛的时候长期服用苯丙胺。在世界杯前阿根廷足协组织的尿检中,绝大多数球员都不合格,当然阿根廷足协不会处罚自家球员。此前,国际足联已经形成了相当有效的处罚规定,用以在重大赛事期间控制参赛球员滥用药物。但是,阿根廷官方出于政治原因,对本国运动员进行了庇护,伪造了大量定期尿检的结果。在1978年世界杯上,唯一一个替罪羊是苏格兰球员威利-约翰斯通。

这位倒霉的球员,在被查出尿检呈阳性之后直接取消了世界杯参赛资格,并且被国际足联处罚禁止参加国际比赛一年。据报道称,约翰斯通在赛前服用了两片芬坎法明以提高自己的竞技状态。根据后来公布的结果显示,肯佩斯和阿尔贝托-塔兰蒂尼都在世界杯比赛前服用了兴奋剂。他们的兴奋剂用量之大导致他们在比赛结束后一个小时,仍然在比赛的状态保持亢奋难以恢复平静。然而,这次世界杯中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阿根廷组委会为掩盖球员服用兴奋剂而采用的“特殊手段”。他们找来了一名孕妇,采集了她的尿液来冒充球员赛后检测的尿样。1995年11月,当我对梅诺蒂当面提出这个问题并对他进行质疑的时候,他的情绪突然非常激动,否认他的球队在1978年世界杯服用过任何违禁药物。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