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2/7)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频道  >  正文

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米歇尔·文森的遭遇并不完全符合其中任何一种形式的骚扰。尽管文森称悉尼·泰勒曾将自己的性要求和解雇她的威胁相联系,这是交换条件型性骚扰的典型特征。但与那些成功的交换条件型性骚扰诉讼的被告不同,作为管理者,泰勒从未继续实施这些威胁。他无须如此,因为文森妥协了。并且,与那些胜诉的当事人不同,文森从未蒙受任何可量化的经济损失。反之,她获得了最高的评价、绩效奖励和职位晋升(在最终的诉讼中,银行承认这些都是文森应得的)。

文森所描述的泰勒的胁迫性性行为——抚摸、窥视、暴露自己——在很多方面符合“工作环境”性骚扰的特点。在工作日期间,泰勒会前往街上的脱衣舞酒吧,回来后,他会在文森以及其他女性银行职员面前仔细阅读色情杂志。在文森没有被强奸、抚摸或窥视期间,她的工作环境也被“性欲化”了。

从未有法院梳理过这些一团乱麻似的事实。事实上,在朱迪丝·路德维克困惑于该如何处理米歇尔·文森案时,凯瑟琳·麦金农的书尚未出版。

路德维克认识华盛顿的一位律师,他叫小约翰·马歇尔·迈斯堡,对处理就业歧视方面的案子颇有经验。路德维克邀请迈斯堡一同与文森见面。在路德维克的亲切鼓励下,文森花了两个小时详细复述了自己的遭遇。“我绝不会忘记那一天,因为她是如此引人瞩目的一个人,”迈斯堡说,“她非常善于表达,很漂亮也很聪明。”她的故事是“我曾听说过的最糟糕的事情。”迈斯堡总结道,“如果这都不是性骚扰,那没什么是了。”

但是,不论文森表现得如何可信,迈斯堡知道,只有在该案的证据不局限于“他说,她说”各执一词时,案件的胜算才会更大。“我说,‘如果你可以给我银行中另外两位女性的宣誓书,证明此事发生,我将在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数年后,他回忆道,“‘我们一言为定。’”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