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3/7)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频道  >  正文

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文森告诉迈斯堡,泰勒在银行还骚扰过其他数位女性。其中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娜·马隆,是1974年文森入职时的另一位出纳员。在文森来到支行的早期,她曾见到泰勒在多个场合举止不当地抚摸马隆,甚至在办公室尾随她。还有一次,她们在洗手间时,泰勒突然冲进来,用色情的方式恐吓马隆,用他的胯部不停地摩擦她。那时文森从未向马隆询问此事,而是将之想象为一段破裂的恋爱关系,并认为自己没有理由去询问此事。马隆最终被辞退。后来,马隆告诉文森,泰勒一直纠缠她要和她发生性关系,并曾有一次打了她耳光。

还有一位前出纳员玛丽·勒万里蒂,她作证说,泰勒在雇用她的那一天说,他希望“有所回报”,并“让她帮帮他”,在勒万里蒂任职期间,他反复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还证实,泰勒曾抚摸过她,并曾想偷窥她的裙底。勒万里蒂最终被辞退,她认为这是因为她拒绝陪泰勒睡觉。

文森努力完成了她的承诺:她告诉迈斯堡,马隆和勒万里蒂已同意签署宣誓书,作证证明泰勒的不当行为。1978年9月22日,迈斯堡向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交了一份起诉状。三周后,1978年11月1日,首都银行辞退了文森,称她请了过多病假。

1979年夏,迈斯堡接受了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在迈阿密地区的职位,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将文森案转托给他人。冬天就要听审该案了,迈斯堡对该案以及米歇尔·文森都格外关心。那时,他已取得悉尼·泰勒的书面证词。迈斯堡回忆道,取证仅用了30分钟,泰勒若无其事地否认一切指控,辩称自己与文森不存在职业关系以外的任何关系。迈斯堡称,取证过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在于泰勒“衣冠楚楚”的外表:他身材修长,英俊潇洒,身着白色西装和白色皮鞋,迈斯堡称,他看起来“简直像个电影明星”。

迈斯堡已决定将案件交予可靠之人。他联系了帕特里夏·巴里,一位单独执业律师,以代理联邦雇员进行就业歧视诉讼而闻名。当迈斯堡告知巴里有关文森案的细节时,她欣然答应,认为会“稳操胜券”。正如她后来向记者说的那样,她认为文森的故事是“发生在华盛顿中心地区的《紫色姐妹花》”。巴里此前从未接手过性骚扰案件,但听闻泰勒罪大恶极的虐待行为,看到文森可信的行为举止以及从其他两位职员处取得的证据(迈斯堡已将她们列为证人),她感到胸有成竹。巴里拿着麦金农刚出版的书——《对职业女性的性骚扰》——的复印本,称这是“我的圣经”。“工作环境”理论,又称“恶意工作环境”,将成为巴里的诉讼战略基础,尽管在那时还未有法院接受这一理论。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