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5/7)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频道  >  正文

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银行还传唤两名女性银行职员作为己方证人。第一位是出纳员多罗西娅·麦卡勒姆。虽然文森在向法院提交的起诉状中将麦卡勒姆称为好友,后者常常因泰勒的骚扰行为向文森透露自己的不快,但麦卡勒姆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快。相反,她披露了骇人听闻的细节,称文森“吹嘘自己掌握巫术的力量,她还告诉其他职员有关性和暴力的幻想,其中有一段是她和一位已故的祖父发生性关系的幻想”。第二位证人是出纳员伊薇特· 彼得森,文森曾作证称此人与泰勒轻佻调情,彼得森也称文森“有谈论她的性生活和性行为的癖好”,包括“喜欢和男人在床上干什么,喜欢男人怎么与她发生性行为”。

麦卡勒姆和彼得森还详细列举了文森的衣着情况。麦卡勒姆称,文森的“衣着十分暴露”,“绝大部分时间,她都会穿着露出一半或三分之一胸脯的衣服来上班;有时身着短裙;如果她穿那种开衩的裙子,那衩高得像要被撕开了”。彼得森补充道,文森的裤子特别紧身,甚至以20世纪70年代末的标准来看也显得过于紧身。

巴里强烈反对这些证言。然而,虽然佩恩法官拒绝采纳任何与悉尼· 泰勒相关的证据,并认为这些对于认定他和米歇尔·文森的关系没有直接关联,但却允许那些有关文森的衣着、言谈举止的宽泛讨论。没人说文森的这些言行是当着泰勒的面发生的,所谓文森的幻想也与泰勒无关。(民事案件的证明规则于1994年被修改,限制有关性犯罪受害人的性历史或性行为的证言,正如刑事案件中适用所谓的“强奸受害者保护法”。但在审理文森案时,并不存在此等规则。)

巴里觉得,佩恩认为文森是一个“荡妇”,才会如此审判。巴里认为,银行的证人针对文森的诽谤性证言在佩恩看来却是“你都已经承认做爱了,所以——你还想让我怎么做呢?”巴里以一种挑衅式行为来表达对自己客户的支持。她购买了一套新衣,并在陈述终结辩论时穿上它。她还确保裙子上有一道开衩。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