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6/7)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频道  >  正文

揭开美国职场反性骚扰序幕的诉讼案 | 《因为性别》连载④

一个多月后,佩恩作出了判决。考虑到庭审的情况,结果已经在意料之中了。“仔细考虑各方呈交的证据后,本院判决:原告并非性骚扰或性别歧视的受害者。”佩恩写道。为了支撑自己的判决理由,佩恩列举了一系列“对争议事实的裁决”。其中有一条为“无论是为了保住工作还是为了晋升,(文森)都不需要对泰勒或首都银行的其他职员进行性贿赂”,此外,“如果在(文森)就职于首都银行期间,(文森)和泰勒间确实存在私密关系或性关系,该关系系原告的自愿行为,与其在首都银行继续就职或晋升无关”。

所以,佩恩从两方面驳回了文森的起诉:对于究竟是否存在性关系,他怀疑文森所言非实——“是否”存在性关系——如果存在,那么她声称“该关系属非自愿”则是说谎。他完全没有考虑到,一位女性可能默许其管理者的行为,即便她并不想要这一行为。(显然,他也没考虑到双方的可信度。悉尼·泰勒曾否认自己和文森存在性关系。佩恩的判决中称可能发生过性关系,这也意味着泰勒可能作了伪证。但佩恩对此未作事实裁定。)

即使佩恩法官愿意相信文森和泰勒之间的性行为属非自愿,他对她的诉讼请求还有另一个疑问:她从未将该骚扰行为告知过银行里的任何人。佩恩称,泰勒在银行的职位是支行经理,这不足以让首都银行为他的行为负责。该公司并未协助或宽恕泰勒的行为。毕竟,该公司制定了禁止性别歧视的就业机会平等政策(但是对性骚扰问题则默不作声)。

佩恩的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这只是另一起由“个人癖好、倾向或是怪异行为”所引发的“人际关系冲突”,是一种“自然的性现象”,只不过碰巧“发生在公司走廊而不是小巷之中”。

巴里十分气愤,并立即着手准备上诉。她向纽约市职业女性协会寻求帮助,反而引起了旧金山的平等权利促进会和总部在芝加哥的职业女性协会的兴趣。这些机构都向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来补充巴里的辩论意见书。这些机构还雇用了律师罗恩·谢克特,代表它们参加言词辩论。

(未完待续)

本文摘自《因为性别》, [美]吉莉恩·托马斯 著, 李明倩 译,译林出版社2019年9月版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