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赞新中国成立70周年】 金蛇蜕壳

(1/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内频道  >  正文

【礼赞新中国成立70周年】 金蛇蜕壳

走过一个个村庄,看着旧貌新颜,总让我想起童年的游戏,“金蛇蜕壳”。三四个小伙伴手拉着手,边转边唱:“一年来、一年去,金蛇会蜕壳。蜕去旧、换来新,脱胎又换骨。”轮翻蜕皮。看着我们玩的老奶奶会在旁边说:“蜕一重、长一岁,害虫蚊子不作祟”。村庄看着我们一年年蜕皮长大,慢慢变老,而它则永远不老,如同村前的老树年年新绿,郁郁葱葱,兜来一阵阵清风,呼啦啦地唱着永远不老的歌谣“山青青,水潺潺,国泰民安富贵长。”应和着代代子孙的吟唱。我在传统村落的“康里村”的鸡髻山上又听到了这一和鸣心曲。

康里村村貌

鸡髻山于康里村的意义,村庄肯定体会得比我深刻。风止于山前,雪落在山头,水源于山涧,园垦于山边,翠竹环于山腰,茶园植在山顶,村庄的炊烟与山中的雾岚如同童谣与清风歌赋一般,久远而又清新,一同缠绵于鸡髻山前。当我站在这高高的山顶上,仿佛置身于一个时空的端点。追溯时光,瞭望四面八方,在这样的时空中,康里村四周的山水有了历史,村庄有了记忆,村里的老屋新舍烙印下岁月进程中的“金蛇蜕壳”的嬗变。

峰顶极目山外山,村弄幽闻声中声。当我从鸡髻山而下,行走在康里村古老的巷弄里,仿佛踩中历史的音阶。历史的进程很长,就康里村也有千年的时光。村里的人说,村庄几度易名:“坑里”“翠峰”“长安里”,最终于清同治十年知县认为“坑里”村名不雅而改称“康里”。历史贯以村名,时光落在村庄,不管多长多久,行走的就是那一截截不断延长的村街小巷。我踩着起起伏伏的音阶,听到了几段倾诉。

康里旧村村道

“转头山”,对就是这“转头山”,康里人又称它为郑公山。可就是这片山让想安居乐业的康里人处于不断纷争械斗之中,让村庄少了那份“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祥和宁静。他们说:这片山系康里村郑姓祖婆彭氏陪嫁的山。当年彭家将此山赠与郑公时,郑公礼让不接受,将山契还给彭家。彭家认为,赠出的东西哪能收回,就说暂时保管契约,后郑公孩子长大了,彭家外祖又复授此山及山契,因而当地人称之为“转头山”。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