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友互助度难关!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残友互助度难关!

我叫崔体荣,今年40岁。40年前,我出生在空气清新,风景秀丽的运山故城——燕山寨的一个小家庭。从小家教甚严,才造就了今天的我——忠厚、善良、老实。

七岁时,我就读于燕山脚下的燕山小学校,来回二十几里的山路。每天早上一早,背着柴米油盐菜到学校,中午放学,就在学校的一间屋子里生火做饭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就这样结束了六年的艰辛求学生涯,顺利地考入了河舒中学。

那时,父亲开采石场为业,母亲务农,生活虽然清贫,但也其乐融融。父亲开采石场,成年累月的工作,积劳成疾,患上了肺痨。父亲的病情日益加重,看着父亲被疾病缠身我心如刀割!此刻的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是长子,就应该扛起家庭的重担。

于是十六岁初中一毕业,我就和同村的村民南下深圳务工。在务工的路上,我勤奋努力,一心想创出一份事业来缓解家庭的经济压力,改善家庭的生活。

2000年的5月,得知父亲病故的噩耗,我悲痛欲绝,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母亲也因为太想念父亲,终日以泪洗面。

2006年,我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前任妻子,半月后完婚,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上门女婿。婚后,我对妻子疼爱有加,孝顺父母,踏踏实实,任劳任怨,两个女儿也先后出世,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

2009年,母亲因为过度思念父亲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长期住院治疗。2013年我又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造成高位截瘫(胸以下全瘫),从此与轮椅相伴。同年年底,我思前想后,为了不成为家庭的累赘,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同前妻断绝了夫妻关系,净身出户。

我在蓬安都市水乡租住了一间不足十六平米的车库,从此一个人艰难生活。在蓬安城里的几年,认识很多残障朋友,也加入了蓬安残友互助群,很快走出了重重阴影,变得更乐观、更开朗、更坚强。

去年的一次臀部意外烫伤,残友互助群的群主张钧带领群友们帮我买药、请医生、端屎倒尿的,真心感谢他们帮我一起渡过了这个难关。残友周丽一有空就帮我洗衣裤,辛苦她了。

我虽然残疾6年了,我仍然坚持每周给在精神病院治疗的母亲送好吃的去,为母亲补充营养,希望她老人家早日康复。为了不让母亲康复受到影响,至今也没让母亲知道我残疾的事。

我始终坚持无论生活多么艰难,命运多么的坎坷,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微笑着活下去。最后祝福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都幸福、平安、快乐!

同时,也祝《蓬安残友互助群》内的群友们幸福安康,面带微笑地去迎接生活中每一天的清晨!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