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雍正调查国库亏空案,十三爷升贝勒爷,年羹尧初露傲气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历史:雍正调查国库亏空案,十三爷升贝勒爷,年羹尧初露傲气

第十五回清库银贝勒晋王位观贵相王子延妖人

随着胤祥进驻户部,清理亏空银两重新开始,京师官场的空气再度紧张起来。胤祥因人手不够,亲自点名从口外驻军调了四十名伍哨长,都是自己练兵时使出来的,略通文墨账目的未入流军校,分口组织了四个分账房。又从秋闱贡生中选出田文镜、李绂一干人,让施世纶纠集户部原班吏目组成核查总账房,自带了狗儿坎儿坐在签押房掌总儿。除了每日寅、辰、巳三个时辰巡视各账房,还要不时会议汇总,召见欠债官员,催促发文,草拟奏议折片。从早到晚,偌大户部,但闻算盘子儿打得下猛雨似的,催得一干欠债官员魂飞魄丧。

眼见八月十五临近,账目也收了十之七八,听说广东总督武丹也已赶来。此人是个欠账大户,但他和魏东亭、曹寅、穆子煦同属一类,都是熙朝元勋,从康熙初年从驾当侍卫,迭次擎天保驾,几番出兵放马,生里死里和皇帝一块儿滚过来。论身分虽不过一品大员,论情分却无论谁也比不了。康熙待人优厚,阿哥不及外戚,外戚不及大臣,愈是亲人愈是不留情面,惟这几个人眷宠优渥不拘形迹,剑履朝圣紫禁城骑马,不同于一般官员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上次清逋中途停止,明面儿上说是下头十几个州府官员上吊抗债,压根儿说心里话,就是因为武丹曹寅等人欠的债数目大,而且都是为康熙皇帝历次南巡举债接驾使了。清他们,钱是皇帝花了;不清他们,一班顶债的武官又都抱定了主意,惟他们马首是瞻。如今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魏东亭穆子煦称病,皇帝已经照准不必来京,武丹曹寅来了,若是还不上,这件事还是要泡汤。情知如此,胤祥不免心里犯嘀咕,叫过施世纶交代了两句,只说回府去,便打道畅春园来寻胤禛。刚到园口双闸边,却见年羹尧从里边摆着步子出来,一身簇新的九蟒五爪袍上套着锦鸡补子,头上顶戴也换了起花珊瑚,看去十分鲜亮。胤祥不禁笑道:“嗬!升官了?几时回京来的?”

“回十三爷话,”年羹尧打千儿行礼,笑道,“我回来三天了,刚见着万岁爷。万岁爷说桐城的差使办得好,给太子爷和四爷露了脸。因四川提督出缺,就补了上来。这一回出京,再见十三爷可就没那么便当了。”胤祥回顾狗儿坎儿笑道:“瞧见了没有?这就是你们榜样!好生跟着四爷,凭你们这份伶俐,将来也能弄个红顶子戴戴!戴铎前日陛辞,去福建漳州,放了道台,我还教训高福儿,不要只在端茶送水的差使上做功夫。要出头当人上人,得能为主子分忧,主子是龙,你就是云,主子是虎,你要刮得起风!”狗儿坎儿听得似懂非懂,一个虎铃着眼看着气宇轩昂的年羹尧,坎儿眯着眼笑道:“出头有什么好?出头了不成王——”他忽然想到这是说年羹尧,生生把个“八”字扣在肚里。

年羹尧见他如此不恭,目光微睨了一下坎儿,笑道:“十三爷,您来的不巧,太子爷和王师傅正在澹宁居和武丹老军门陪着万岁说话。四爷辰时就回府去了。若见太子呢,您得等一会儿,要见四爷,恰好我也要去辞行;咱们一块儿去吧?”胤祥想到太子每次见面有气无力不死不活的样子,摇了摇头道:“走,一块儿去安定门四贝勒府。”年羹尧凑近了胤祥,四下看看,压低了嗓门说道:“十三爷还不知道吧?方才我听何柱儿透信,大千岁进封直亲王,三爷封了诚郡王,四爷是雍郡王,五爷是恒郡王,七爷是淳郡王,八爷是廉郡王。连十三爷也高升了,如今是贝勒爷了!”

“是么?”胤祥一脚跨着轿杠,目光霍地一闪,说道,“可惜六哥早早去了,没赶上。九爷和十爷呢?”“奴才也问何柱儿来着,他说不知道。”年羹尧道,“大约没有封吧——这事内廷已经在拟旨,还要几天才颁布呢!真得恭喜十三爷了,十一爷十二爷也都没有升号呢!”胤祥转着眼想了想,说了句:“我可没有那么痴,身外之物,何喜之有?”说罢便升轿起杠。

胤禛在万福堂听了胤祥的回报和年羹尧的道贺,似乎有些无动于衷。进封王位原是喜事,但刚好截止到八阿哥胤禩,这里头不能说没有文章。这件事邬思道早已分析到了,如果皇上一意专信太子,就会把兄弟们的王位留到自己死后,由太子登极时亲封。现在分封,是皇帝自己收拢阿哥人心,削夺太子权柄,权衡利弊,还不如都不晋王位的好。心下掂掇着沉默了许久,胤禛方说道:“亮工升任四川提督,这才是件可喜的事。狗儿坎儿,你们进来。”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