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其性情:书法的心性表达(一)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达其性情:书法的心性表达(一)

文:高天晨

书法不仅仅是汉字书写的墨迹输出,更是一种内在的外化表达。这种表达是个性的,真诚的,却是不能一概而论。书法并非熟练工种,也不是批量生产的规范一致的书写,书法体现的是不同人的心性。汉代赵壹在《非草书》里说:

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可强为哉?

即书法综合体现了一个人的内外素养,外在的是手上的功夫,即技巧。内在则是内心的状态。故而我们可以知道,书法与标准化书写绝不是一样的内容,而是表达一种“不同”。故而赵壹后面又说:“若人颜有美恶,岂可学以相若耶?昔西施心疹,捧胸而颦,众愚效之,只增其丑;赵女善舞,行步媚蛊,学者弗获,失节匍匐。”

学习书法在早些年一直奉行的就是一种标准的“学习路径”,即集体都临一帖,或是颜真卿《多宝塔》或是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或者是柳公权《玄秘塔碑》,似乎这个是“基础”是“标准教材”,还有很多“专家学者”都在研究讲解,应该先学哪个在学哪个。

赵壹这句话就说明了这个问题,人和人本质不同,“岂可学以相若耶?”,不过在现当代,书法已经是普及的文化艺术,和过去依然截然不同,大众学习是为了让字体规范,写出和古人相似的字即已满足,已经不是古代文人追求性情表达个性的需求了,不过要明白这个变化和道理。

正因为现在的人不知道现在学书法和古人的不同,才会出现“江湖书法”这种刻意追求“个性”的情况出现。如果真的要学到书法真谛,更需要的是补充内在,这里包括思维感知和审美学识。所以,书法是一个综合的系统,绝不是简单写字而已。

古人认为书法是高雅绝妙的,但却绝非是刻意求复杂的,相反,书法是一定要自然而放松的。蔡邕在《九势》中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书法本身是内在的一种外在抒发,是一种有度有节的释放,如果为了写而写,则“迫于事”,即使你用最好的笔,也不会写好。

王羲之曾说“若状如算子,平直相似,便不是书”,米芾更说了关键,即“意不在字”,即你不是为写而写的时候,才发挥的是书法的状态,即抒发情怀。大家会发现,很多我们现在奉若至宝的一些碑,其实在过去并算不上是艺术品。因为碑文大多是政令书写,而手札、信件、是随手而写的才更有价值。

王羲之写《兰亭序》其意更多是在文,而不在书,颜真卿写《祭侄文稿》甚至关注的只是情绪,故而这才是传世之作。但是这个是有针对性前提的,是你和书法首先是经过训练的一个整体,才可以这样去“放”,这并非对谁都好用,若书法没有过关,不在意书写就放浪形骸了。

所以,很多古人所说的道理,并非是公理,而是有针对性前提的,是有语境的。米芾所说的意不在字和连专注都做不到的书写者完全不同。蔡邕所说,也是深具书法功力的人,写书法反而不能当作刻意的事,故而古人大多是在作诗,其墨迹却颇为可观。

而我们不论是否深具艺术功力,都需要对艺术要有正确认识。艺术家和普通人的思维起点并不相同,所说也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只是用词用句类同,容易被降维理解而已。唐代的孙过庭在《书谱》里更说:故可达其情性,形其哀乐,验燥湿之殊节,千古依然;体老壮之异时,百龄俄顷。嗟呼,不入其门,讵窥其奥者也!

孙过庭把书法的表达概括为“情性”与“哀乐”,而且在细微之处可以感知不同的层次,如枯燥与湿润,乃至不同年龄段的书写的细微差别。孙过庭认为,若没有书法入门,则无法感知这些细微的层次。我们由此可以看出,古人是如何定义书法入门的。

书法学习并非是技术训练,而其实是一种感知训练。技术是手段,审美是内容。如果学习书法只不过是在临摹古人的形迹,充其量能训练一种模仿的技术,又怎么能在感知上获取如此细致的观察能力呢?

张怀瓘在《书议》中说:囊括万殊,裁成一相。或寄以骋纵横之志,或托以散郁结之怀,虽至贵不能抑其高,虽妙算不能量其力。是以夫为而用,同自然之功;物类其形,得造化之理。皆不知其然也。可以心契,不可以言宣。

书法这种细微通达的艺术,是把自然万物之想,会心而裁成一相,用一种意象表达丰富的大千世界与内心性情。这种性情包含情绪的起伏,又表达这自然万物的变化生灭之理。而这种感觉,只能以心契合,不能用语言直接说明白。

所以,很多人会觉得古人“玄”,并非古人刻意制造神秘,而是这个不是大众普及的简单技术,而是需要通过感知训练达到的能力。就如同武术是身体心理细微的变化,外化为动作,怎么可能只学外化的动作就能体会完整系统的认知呢。学习艺术,用的不是理性逻辑的按部就班,而是一种感知的敏锐度,这个必须有老师传承才能真正学会。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