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 | 美军战“疫”④: H1N1挑战

(1/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军事 频道  >  正文

美军祁观 | 美军战“疫”④: H1N1挑战

1898年,科幻小说《世界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在伦敦出版。小说设想了火星人入侵地球的末日场景,但当科技领先地球不止一个位面的侵略者将人类如草芥般收割时,攻势戛然而止。原来,当人类军事力量如螳臂当车一般时,与人类共生百万年、最“卑微”的细菌向火星人发出了致命一击。

小说关于“病菌与科技”的隐喻宛如一记警钟,但在一战前那个科技和工业高歌猛进的乐观年代,并没有带来太多回响。直到1918年“大流感”来袭,自信能够从容应对细菌感染的美军受到病毒的重击,从此防疫思路彻底刷新。

从H1N1到H1N1

近50年间,美国经历过数次大小疫情的考验:1976年,新泽西迪克斯堡出现H1N1疫情,美国开始大范围疫苗接种,美军及军属医疗保险项目(时称CHAMPUS,现为TRICARE)与美国各级疾控中心、地区卫生部门之间建立起协调联动机制;1995年,美军核动力导弹巡洋舰阿肯色号(1998年退役)上出现H3N2流感,一度患病率达42%,232人感染;2005年,美国出现H5N1禽流感,五角大楼与卫生部、国土安全部开始就大流行性疫情预防战略展开合作;2006年,小布什政府正式推出《大流行性流感国家战略行动预案》,对过去数十年多项相关顶层设计进行统筹。

此外,美军对疫情防控有一整套制度安排,包括由军队卫生系统(MHS)管理军人和军属的医疗健康保障、保险服务;由国防卫生局(DHA)向各军种及战区提供医疗队伍;通过全球新兴传染病监测系统(GEIS)加强疫情监视、爆发响应、全球实验室网络的协调合作;通过社区传染病早期预警电子监测系统(ESSENCE)加强传染病爆发、快速蔓延或非常规病例的监测和预警能力;各军种设立“国家灾难医疗系统联邦协调中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成立的北方司令部。2006年8月,北方司令部确立为美军应对全球大规模传染病的协调和指挥机构,并于第二年10月颁布施行CONPLAN 3551(“概念预案3551”)。该预案规定了国防部层面疫情应对的预案与实施方式,并要求各军种制订针对疫情防控与干预的计划。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