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年前的考古发现,《将进酒》被改得面目全非,原作更狂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100多年前的考古发现,《将进酒》被改得面目全非,原作更狂

1900年,敦煌文献出土是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它还原了很多已经失传的手卷。其中,有三个版本的手抄本中有一首诗,引起了直到现在也不能平息的争议。这首诗的名字叫做《惜罇空》,实际上就是唐人版本的《将进酒》。

原本以为,李白的诗歌,流传度如此之广,如此脍炙人口,《惜罇空》应该和《将进酒》的差别不大。然而,读完《惜罇空》,再回忆我们曾经学过的《将进酒》,您会发现两者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床头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云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吾徒有俊才,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钟鼓玉帛岂足贵,但愿长醉不用醒。古来圣贤皆死尽,唯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将进酒》是宋人编辑后的版本,与《惜罇空》一对比,就会发现明显不同。除去少数的并不太影响阅读的字词外,我们一个个对比分析。

第一个显著的区别是“床头明镜”与“高堂明镜”,记得我们在中学课本上,就说“高堂”一说为正室厅堂,一说为父母,到底是哪个意思,还得让读者自行揣摩。《惜罇空》中的“床头明镜”,表述确切,在古代床头确实放置着镜子,便于整理仪容,也是辟邪之用。

第二个显著区别,那就是“朝如青云”与“朝如青丝”。在这里,《惜罇空》显然更胜一筹,因为青丝往往就指头发。诗仙虽然大醉伶仃,但还是很注意细节,没有犯下常识性错误。

第三个不同之处,是在李白呼唤了“岑夫子,丹丘生”之后,《惜罇空》并没有“将进酒,杯莫停”这一句。改动后的版本,还以前半句作为了标题。到底加得好不好,我们要联系下文才能更好地理解。

下文也出现了分歧,一个是“请君为我倾”,一个是“请君为我倾耳听”。《惜罇空》中的场景是李白在招呼:岑夫子,丹丘生,我给你们唱首歌,你们给我倒满酒!《将进酒》中的场景则是:岑夫子,丹丘生,你们请喝了这杯酒,我给你们唱首歌,你们给我侧着耳朵注意听!

怎么样,《惜罇空》中的李白,才是那个无酒不欢的酒仙。《将进酒》的李白,这一刻,却似乎更注重展示自己的歌喉,反而是劝别人喝酒。到底哪个更豪放,哪个更潇洒,不是一目了然吗?

第四个重要区别,是在于“古来圣贤皆死尽”与“古来圣贤皆寂寞”。可能宋人嫌弃原作不文雅,因此改为了寂寞,从诗意上来说,确实不错。但是,要理解李白当时的心态,是绝对不可能如此下笔的。李白被赐金放还,远离了政治漩涡,也远离了自己的理想。在这时,他就是借酒浇愁,“死尽”这样直接的表述,才是喝大了发酒疯的狂言,给人更有力的冲击感。

细心的读者可能注意到,小珏没有将“天生吾徒有俊才”与“天生我材必有用”进行对比。按理来说,后者的确实朗朗上口,在语言组织上不逊于原作。但是,还是要考虑到当时的场景。李白痛饮,本来就是万念俱灰,哪里还会说得出如此不甘屈服命运的话!他是诗仙、酒仙,不是完人,甚至也不是越挫越勇的政治家。他遇到了沉重的打击,就是抱怨发牢骚,就是及时行乐。大概也是宋人为了政治需要,故意拔高了原作的境界!

平心而论,单看《将进酒》,那是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拿着《惜罇空》对比,我们才能更为深刻地理解到李白的孤独、寂寞。难怪长期以来,就有网友认为《将进酒》所改动的地方,句句都不好。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