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剪刀手”:让患者感动,想起妈妈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军事 频道  >  正文

战“疫”一线“剪刀手”:让患者感动,想起妈妈

武汉泰康同济新冠肺炎专科医院感染6科病房里,感染6科4床患者(中)出院前与“爱心剪刀队”队长闫硕(右一)、感染6科护士长翟爽(左一)合影。

理发,本是日常生活中极普通的一件小事,对病房中的新冠肺炎患者来说却是一件非常奢求的难事。长长的头发,不仅给生活带来不便,还可能让患者在心理上多几分压抑或抑郁。作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我们不但要为病人提供优质高效的医疗护理服务,还要尽量满足患者的日常生活需要。

到武汉后,我被安排在新组建的武汉泰康医院护理部,虽然不在临床一线,但看着身边被隔离的患者零乱的头发,我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在护理部领导的支持下,很快由我牵头,由护士陈瑶、郭建梅、张曌参加的“爱心小剪刀队"成立了,一把凳子、一套理发工具,“爱心小剪刀队”就算“开张营业”了。消息一出,即刻受到患者们的欢迎!

在理发中,我遇到最难忘的是一位住在感染六科病区的“90后”准妈妈雪莲,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如果没感染新冠肺炎,她和丈夫应该沉浸在初为父母的喜悦中。自从住进隔离病房,雪莲的情绪日渐焦躁,时而又因妊娠反应呕吐不止。这一切都令我感同身受。一年前,我也是一位挺着大肚子忍受着强烈妊娠反应的准妈妈,就算休息在家,也被折磨得够呛,更别说在特殊时期了。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和她商量后,我用心把雪莲的头发修成了短发,然后用温水洗头,耐心地给她一点点按摩和冲洗。冲着,洗着,突然她激动地说:“我想妈妈了。”我问她咋了?她说:“在家的时候妈妈就是这么帮我洗头,你给我洗我就……”隔离这么久的阴郁心情终于随着“哇”的一声哭泣而释放了出来,我隔着防护屏、防护镜,强忍着眼泪。不知咋的我的情绪也被她打动了,突然莫名奇妙地也想家了。是的,家里还有一岁多的孩子,虽然他还不太懂事儿,但在我拉着行李箱走出门的那一刹那,突然抓着我的包哭着不让我走。看着孩子祈求的眼神,顿时我感觉心里真有点不舍,但我还是强忍着大步走了出去。当时脑海中浮现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抱他,第一次亲他,第一次他叫我妈妈,当人,这次的逆行也是第一次。为了保一方百姓健康平安,纵有万般不舍,妈妈还是选择了逆行。我心里默默告诉孩子:“等你长大了,懂事了,就会明白妈妈今天所做的一切。”

接着我与“剪刀队”的伙伴们继续为病人理发,伴随着剪刀的喀嚓声,一缕缕头发滑落。短短几分钟,一款清爽利落的发型就修剪成功,4个小时下来,“爱心小剪刀队”当日就帮40名患者理了发,累计到3月17日,已为30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理发。

武汉泰康同济新冠肺炎专科医院感染6科病房里,“爱心剪刀队”队长闫硕(右一)正在为感染6科42床患者(左一)理发。

说到“爱心小剪刀队”,就必须说一说我的队友们,陈瑶、郭建梅、张曌等人。“大姨,您想剪长一点,还是短一点啊?”陈瑶是个地道的新疆姑娘,人不仅长得漂亮,唱起歌跳起舞来也是相当像样的。别看她理发很专业,其实以前并不会理发,她的“绝活”是在一次次坚持不懈的服务中锻炼出来的;郭建梅,我们叫她“桂林米粉”,她的洗发水平得到患者们的一致赞许,掸、吹、洗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很多人开玩笑说她以前一定在美发店工作过吧!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团队最小的队员张曌,她可是我们团队里的开心果,每当大家累的时候,她总能想办法逗大家开心,给大家讲笑话缓解大家情绪。

为病人剪发过程中,我们发现他们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恐惧等负面情绪,有的还患有食欲减退、睡眠障碍、忧郁等症状。为此我与“剪刀队”的小伙伴们请教了相关方面的专家,学习了一些治愈患者身心的方法,创造了特殊时期独特的病区“广场舞”和呼吸操。“爱心小剪刀队"成员们带着他们进行康复训练,让患者身心都得到了放松,看着患者开心的舞步,幸福的笑脸,我们也感到莫大欣慰。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