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时代》周刊眼中的中国快递小哥:他们挑起保障社会运转重担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 频道  >  正文

美国《时代》周刊眼中的中国快递小哥:他们挑起保障社会运转重担

中国社会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维持运转,大量冒着健康风险挑起“重担”的快递员功不可没,美国《时代》周刊网站3月16日的特写文章就表达了这样的思想。文章摘编如下:

从刚刚可以走出家门,骑上电动车上路到现在,高智骁(音)感觉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中国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后,这名快递员每天早晨都要检查身体状况,花上20分钟给电动车和衣物消毒,以免自己在北京走街串巷时把病毒带到各处。

这是中国快递员生活诸多改变的一个侧面,中国有几百万人骑电动车送快递,当数以百万计的民众为防止感染病毒纷纷躲在家里的时候,正是这些快递员挑起了重担。

中国出台了全面遏制措施,各地办公场所、学校、工厂通通关闭,许多餐馆只提供外卖服务。从卫生纸到刚出锅的热面条,大量物品改由网上订购,而这一切全都靠高智骁这样的快递员送上门来。高智骁是外卖配送巨头美团的员工。

疫情暴发前,中国的网约食物配送市场规模就达到650亿美元,约有5亿多消费者。

快递服务只是中国庞大的电子商务网络的一个方面,中国的电子商务网络在疫情期间因为应对所谓的“隔离经济”进一步发展。美团在某些城市的网约日常用品配送交易额增长了近4倍。在线零售平台京东的厨房用具、烘培产品和家用健身器材订单也直线上升。

中国以人工智能推动建设的物流网络,在这段高压时期的考验中显示出非凡的韧性,灵活绕开封锁区,调整运输路线,没有出现物资严重短缺的现象。

不过,配送员仍然是这些网络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高智骁曾给在某医院就医的新冠肺炎患者送去智能手机充电器,先前有许多快递员因害怕被感染而拒绝了这个差事。他说,他很同情那名患者,如果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该有多么无聊。

比起高智骁,李峰杰(音)做的事情更加高尚。李峰杰是湖北省省会武汉市的一名“骑手”,新冠肺炎疫情最早就是在这个城市里暴发。李峰杰非常清楚,1月23日这座1100万人的城市封城后,他的服务会变得非常重要。公共交通停摆后,李峰杰步行了30英里(约合48.3公里——本网注)回去上班。

他说:“我有一种责任感,因为我管理着一个骑手团队,那时有一部分人仍然在武汉干活,所以我必须过去支援。”“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赶往武汉支援,我们这些骑手也应该在前线跟他们并肩作战。”

这场疫情提高了快递员的社会地位。美团说,客户给快递员的小费比疫情前高了两倍。某微博用户最近发帖说:“困在家里觉得非常绝望,但是窗外的快递员给了我一些希望。”

官方认可没有姗姗来迟。2月25日,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其他部门把网约配送员(连同另外15个职业)列为国家官方认定职业。这是中国自2015年以来首次修订职业清单,这意味着这一职业未来将有更好的培训资源、工作条件、就业机会以及职业发展。

高智骁说:“老实说,我每天都战战兢兢。只要突然咳嗽或头晕,就会立即联想到自己恐怕染上了新冠病毒,因为我每天接触服务那么多人。不过,我也知道自己帮到了别人——这是我最大的快乐。”

一名孝感一中高三年级学生走向邮递员,准备接收学习资料包(3月10日摄)。(新华社)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