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美国医生的自白:曾在埃博拉病毒中幸存,但我害怕新冠肺炎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 频道  >  正文

一名美国医生的自白:曾在埃博拉病毒中幸存,但我害怕新冠肺炎

随着美国新冠疫情的日趋严峻,一名来自纽约的急诊室医生,发文描述了新冠肺炎病毒爆发期间他在医院的日常。据外媒3月25日报道,Craig Spencer博士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医学全球卫生总监,他还是在埃博拉病毒中幸存的医生。

Craig Spencer博士在网上看到很多人询问急诊室的状况,于是决定发一篇长文让他们了解当前医院现状、医生的工作状况以及病人的具体情况。

Craig Spencer博士称:在与病魔斗争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是早上6:30起床,然后关闭家中的所有设备来专心煮咖啡。因为外面和医院的咖啡店都已经关门了。等一切准备就绪后,便背着包走在路上,我发现外面每天都像星期天一样安静,顿时被这座城市的寂静震撼到,仿佛昔日的繁华已成为过去。

早上8点,我走进医院,这里的病人几乎每个人都有咳嗽、呼吸急促、发烧等症状。因为病人人数在不断增加,医生每天忙碌到忘记喝水,午餐也是在短时间内结束。

在重症患者中,有一名患者的状况让所有人担忧。我拨打了其家人的电话,告诉他们病人的状况以及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应对。然而,还没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又收到另一名患者的求助,他的情况也同样很严重,经常出现呕吐的症状,根本不能通过吃饭来给身体提供营养。等把他们安顿好后,我看了下时间,是上午10点。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每个人都会轮流对重症患者的病症进行统计。到了下午,我发现自己一直没有喝水,但又不想摘下口罩。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病毒,相比西非的埃博拉病毒,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让我恐惧,我害怕它。

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因为外面的餐馆都已经关了,不得不在医院的小餐馆吃饭。在吃饭前,我洗手两次,并小心地摘下口罩,开始吃饭。等吃完,我又急忙带上“面具”回到工作中。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我清理了自己的手机,以及随身携带的其他物品,然后又踏上空荡荡的街道,准备回家。

终于走到家门口,我会先在屋外脱下衣服,把从外面带过来的全部物品都放在门外的袋子里,当结束这些操作后,才能进门。然后进家是冲一个热水澡,再进行消毒,换上新衣服后才可以和家人见面。然而,妻子仍然不让我和孩子接近。

虽然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很苦涩,连孩子都要和我保持距离,但这也是正确的决定。因为遏制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已经为时已晚,但让社会群体保持距离是与病毒作斗争的关键环节,保证社交距离,不聚集是现在唯一可以拯救我们的办法。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