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于工作的丈夫,其实比家庭主妇更没安全感

(1/4)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情感 频道  >  正文

忙于工作的丈夫,其实比家庭主妇更没安全感

愿我的故事细水长流,敬你的孤独择日而终。关注微光,看尽人生百态

过去,家庭主妇=依附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在自己的长篇小说《秘密》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我觉得,独立的女人也可以当家庭主妇。我讨厌的是,因为不能自立而被迫当家庭主妇。就算讨厌丈夫,有很多女人因为生活无法自立而不能一走了之。我不希望藻奈美有一天处于这样的处境。

只能依附于男人的人生,你不觉得太悲惨了吗?

且不说里面的故事情节,我们单就看这句话,就会发现,无论哪个国家,在大众普遍的认识中都觉得,家庭主妇都是碌碌无为,且依附男人而生存的,好像被调皮的孩子、劳累的丈夫、繁重的家务困住了一般。

大多数人认为,家庭主妇本质上是为了逃避弱肉强食的社会生存法则,所以将自己的生活重心放在自己更擅长的家务、孩子、丈夫身上。而这样做的弊端就是,依附。

无论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还是《追随你脚步》里的Sandra,依附男人,并且享受他带来的金钱与荣耀,往往不会长久,并且完全失去自我。

古代,家庭主妇=菟丝花

李白是一位浪漫主义豪放派的诗人,著有很多狂放不羁的诗篇,广为传颂。而他偶尔也会写一些风花雪月的细腻情诗,比如这首怨妇诗《古意》:

君为女萝草,妾作菟丝花。

轻条不自引,为逐春风斜。

百丈托远松,缠绵成一家。

谁言会面易,各在青山崖。

女萝发馨香,菟丝断人肠。

枝枝相纠结,叶叶竞飘扬。

生子不知根,因谁共芬芳。

中巢双翡翠,上宿紫鸳鸯。

若识二草心,海潮亦可量。

菟丝花是一种攀附的寄生植物,看似柔弱,依附缠绕在其他植物上。而女萝草是一种地衣类植物,有无数细枝。古人就常以菟丝花比喻妻妾,女萝草比喻夫君,用来形容新婚夫妇,意为婚后,妻妾能够依附夫君,两人缠绵缱倦,永结同心。

然而,和现代的婚姻相似之处在于,当守着“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女子除了相夫教子,没有一点点自己的世界,看夫君在外春风得意,于是就开始胡思乱想,担心夫君在外与别的女子“共芬芳”、做“鸳鸯”。

“菟丝花”最可悲的地方在于,她甚至连情绪都没有自主的权利,她的戏份永远都是依附在另一个人身上的,随他的欢喜而欢喜,随他的悲伤而悲伤。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