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关于中国驻澳大使担忧中澳关系言论,耿爽回应澳记者多轮追问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 频道  >  正文

交锋!关于中国驻澳大使担忧中澳关系言论,耿爽回应澳记者多轮追问

4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就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对中澳关系的一些担忧言论提问,耿爽的答问随后引发了在现场的《澳大利亚人报》记者密集追问,记者同耿爽进行了多轮问答。

澳大利亚记者提问:我个人作为驻华记者没有看到普通民众对于中澳关系有类似担忧,你听到过吗?

耿爽回应:我建议你上上中国的网络,很多人批评中国网络不自由不开放,你可以去网络上看看中国民众对当前中澳关系、对澳大利亚方面最近言行,他们的反应和评论。

澳大利亚记者:我指的是在现实世界中,而不是在网络空间的不满,网络空间的言论有时候是不真实的。

耿爽说,你认为网络上的言论是不真实的吗?那是谁在发表言论?是机器人吗?如果你在真实世界中没有听到类似言论,说明你的接触面还不够广,希望你作为一名驻华记者,能够真正深入中国社会,了解中国普通民众所思所想,这样才能真实客观全面准确地报道中国。

澳大利亚记者:中方是否反过来考虑过问题?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会因为中方的一些行为认为中国是不友好的,甚至是有敌意的?

耿爽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中国政府不太友善这个结论的?我忘了说一句,上次你提过一个问题,通过提问我也知道你的妻子现在不在中国,没法返回中国。我上次忘了对你表示同情,同时我也希望你们夫妻能够早日团聚,但是你不能因为个人的一些发生的事情就得出中国对外国人不太友好的结论。

澳大利亚记者:中国是否在意外界对怎么看待自己?是否在意被认为是不友善或者是有敌意的?(毕竟)当澳方提出一个合理的提议时,中国驻澳大使作出那样的表达。

耿爽强调,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他在接受采访时候的表态是对澳方近来一些错误言行引起中国人民不满的担忧,也是对两国关系可能因此受到影响的担忧。我想作为中国驻外大使,当然有权利表达这种担忧。至于通过解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的话,你得出中国对外不太友好的这么一个结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之前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你得出这样结论,我建议你可能需要进一步加深对中国了解,恐怕要克服一下自身对中国存在的偏见。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找机会再专门再就个问题进行交流。但我想你作为驻华记者,你应该能够感受到中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国正在逐渐地、不断地、继续地对外扩大开放,中国始终敞开双臂,迎接世界与世界接轨,与世界深度交融。无论是中国的官方,还是中国的民间,所以我不知道你这个结论是从何说起,如何得来。

澳大利亚记者:中国驻澳大使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澳政府提出要开展独立调查,过去一周你都在说中国政府认为病毒源头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我很同意。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却强烈的反对澳政府对于开展独立、客观、科学调查的建议,这又是为什么?

耿爽表示,首先病毒溯源问题是个科学问题,我们多次说过,你刚才也表示了你已经注意到中方表态,我们说这个问题应该交由科学家和专业的人士来研究,交给他们去解决。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政客不要随意地发表言论,更不要借此来进行政治操弄。 我们认为当前国际社会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是加强团结、增进互信、深化抗疫合作。这时候提什么调查,甚至鼓吹什么追责、赔偿,我不知道这背后有什么用意,所以我说这是一种政治操弄,我想全世界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澳大利亚记者:我想这中间有一些差别,美方的一些言论提到赔偿和其他的“阴谋论”。但澳政府提议的这个调查是独立的、科学的、专业的,是由科学家和专业人士操作的,我想问中方是否对澳方提议本身有一些误解?

“我理解你来自澳大利亚媒体,你们也一再声称自己跟政府是分开的,是独立的。但你似乎刚才在极力推销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些主张和他们的一些倡议,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耿爽说,刚才我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时候已经说过了,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同中方一道,多做有利于促进国际合作,有利于增进各国互信的事情,而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澳大利亚官方口口声声说得冠冕堂皇,但据我们所知,在我们私下了解可能并不这么简单。在这个问题上,我建议你可以去问问你们澳大利亚政府,你刚才似乎在替他们发声,我建议你把同样的问题问问他们,这时候建议发起这种调查,他们的真实用意到底是什么?如果你愿意质疑中国政府,我建议你也去质疑一下澳大利亚政府。最后我还要说希望你们夫妻能早日团聚,疫情能够早日过去。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丽编辑/赵红信校对/李建良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