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意外遭遇敌军,却轻轻松松“捡”到了一场胜利!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志愿军意外遭遇敌军,却轻轻松松“捡”到了一场胜利!

1950年11月初,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一九师奉命立石洞南下,阻止敌人向云山被围之敌增援。三五五团从北面往南攻击。三五六团插到曲波院的前卫部队又回过头来阻击敌人,形成了两面夹攻,打得敌人走投无路,四散奔逃。

在曲波院一带,三五六团与敌人展开了一场遭遇战。

最先到达曲波院的是三五六团三营教导员朱殿输率领的九连。

后半夜,半圆的月亮升上天空,清光似水,把积满冰雪的大地照得白花花的。部队在山间小路上一路挺进。不时从前面传下小声的口令:“跟上!”“肃静!”“……”

当时,夜是宁静的,听不到枪声和炮声,山村里也没有犬吠和鸡啼,大地也似乎疲惫地沉睡了。

只有志愿军的队伍像一个无限延长的删节号,在夜暗中移动穿行。为了不让敌人发觉,部队路遇村镇一律绕行。

部队已经到达预定的地点,开始接近了敌人。前进的速度随即放慢了,并且低声传下来“不准说话,注意警戒”的口令。战士们都把背枪改成了肩枪或提枪行进,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部队拐过一座山头,踏上一条南北公路。前面突然爆发了急骤的枪声。接着又传来了:“别跑!”“站住!”的喊声。是尖兵班解决了敌人的哨兵。

而后九连便攻入了一座较大的村镇,营长带领八连也赶到了。这个村镇就是当天要攻占的目标曲波院。

村子里到处散乱着电话线,都顺着公路向北伸去。村口停着四辆汽车,一排行军锅余火未烬,刚刚做好的饭菜冒着蒸腾的热气。村里的敌人却逃散一空。

九连进村后只捉到几个睡眼惺忪的汽车司机。

三五六团的前进指挥所紧跟着前卫营行动,团长符必久、政委王世乾都来到了曲波院。三营营长和教导员向团首-长汇报了前卫连的战斗情况。

符必久让参谋铺开地图,分析敌情,发现前卫营已经插到敌人的背后。他当即指示三营一面向南警戒,一面攻占曲波院西北山,切断敌人的退路。

这时候曲波院的北面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一一九师和三五六团的后续部队正在反击敌人。九连的官兵,接到命令,听到枪声,不顾连夜行军的疲劳,开始了爬山竞赛。

原来大山上并没有敌人,九连一枪未发便抢占了这个制高点。

教导员朱殿输紧随九连爬上山顶,他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前方1000多米远的另一座大山上约有一个连敌军疲惫不堪、横躺竖卧地在山坡上休息。他立刻让营里的六〇炮向敌人射击,同时命令九连副连长带一个步兵排向敌人进攻。

这伙敌人是被北面的三五五团和三五七团压过来的,没等九连赶到就被团的直属队给解决了。

团炮兵连的炮手们拿着铁锹、十字镐和标志杆,抓了78个俘虏。团部炊事班靠一条挑油桶的扁担,也抓了7个俘虏。前卫三营反倒没捞着什么油水,只是捡了几个溜边漏网的散兵游勇。残余的敌人徒涉清川江向球场方向逃遁。

这次战斗的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炊事班一条扁担抓获七名俘虏的事迹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和,因此这一仗被三五六团将士戏称为是轻轻松松地“捡”到了一场胜利。

一一九师在曲波院这一场混战,打垮了从球场出来、准备驰援云山的伪八师的两个团,保障了三十九军的侧翼安全,使友军无所顾忌地集中兵力围歼云山之敌。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