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黄埔一期学生,林总的顶头上司,如果不牺牲足以授元帅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他是黄埔一期学生,林总的顶头上司,如果不牺牲足以授元帅

1981年寒冬,江西崇义县的虎形岭上,来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顶着寒风,停在一处土堆下,驻足凭吊。

这位老人,就是开国上将萧克,而这处土堆下埋着的,是他当年的黄埔学长:王尔琢。

王尔琢是湖南省石门县人,21岁时报考黄埔军校第一期,初试的主考官是何叔衡,当看到他的那篇《试述黄埔军校之志愿》时,何叔衡大喜,立即批准通过,赞赏有加。

当王尔琢去上海参加复试时,主持考试的是主席,冥冥之中自有缘分,他们此时肯定不会想到,几年后,他们会在井冈山上并肩战斗。

进入黄埔军校后,王尔琢表现非常出色,引起了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公的注意,多次找他谈话,并亲自介绍他加入了共产党。建国后,周公视察筹建中的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见没有王尔琢的照片,特地叮嘱工作人员:“要千方百计征集王尔琢的照片!”

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爆发,蒋介石开始了“清党”运动,在此之前,老蒋曾意欲拉拢王尔琢,对他说:“你在我这里,可以当团长,以后还可以当师长、军长,是大有前途的。”

王尔琢毫不动心,反问道:“校长不也是喊国际共产主义万岁么?我为什么不能信仰共产主义?”

蒋介石被噎住了,一时语塞,冷着脸说:“你要坚持这个信仰,今后是不会有好处的。”

王尔琢冷笑一声,起身便向门外走去,从此,与蒋介石分道扬镳。

南昌起义后,王尔琢随部队南下广东,后有追兵,前有袭扰,部队得不到给养,时值深秋,士兵身上穿的都是破烂的夏装,经常发生士兵逃跑的情况。

为了保住这支革命的火种,王尔琢不仅搀扶伤员,帮战士们背包扛枪,还给大家讲一些革命道理,或者来一段京剧和家乡小调,活跃气氛,鼓舞士气。

那时的王尔琢,终日忙碌,顾不上理发,胡子也长得很长,有一次,何长工跟他开玩笑说:“你现在满脸胡须,简直像马克思了!”

王尔琢一听,哈哈大笑,说:“革命不成功,我就不剃头,不刮胡子了!”从此,他就有了一个绰号:“美髯公”。

那一年,他刚24岁,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上了井冈山后,朱毛会师,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4军,军长是朱老总,党代表是主席,政治部主任是陈老总,参谋长就是王尔琢,并称井冈山“四大巨头”。

同时,王尔琢还兼任第28团团长,下面还有个营长,就是林总,主席评价说:“28团一个团,可以与国民党军一个师抗衡!”

以王尔琢的这份资历,如果能正常发展,到了1955年授衔时,足以授元帅。但可惜的是,王尔琢在25岁就英年早逝了。

1928年8月,28团2营营长袁崇全嫌井冈山的生活太苦,带领两个连叛逃了,王尔琢听说后,立刻带人去追。追到后,王尔琢对战士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耐心劝导,最终让两个连的战士们都回心转意,可是,袁崇全死不悔改,竟朝王尔琢开了三枪,王尔琢当场牺牲。

当听闻王尔琢牺牲的消息后,朱老总挥泪长叹:“我军失去了一位能将啊!”主席也亲自起草了挽联,由陈老总亲自书写——

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得到胜利始方休!

1981年冬天,萧克将军去王尔琢牺牲的地方凭吊,回想当年,不禁泪如雨下,吟诵起了这副主席写给王尔琢的挽联。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