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中的造车新势力突遭"困境",压力之下如何寻求生路?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汽车 频道  >  正文

狂奔中的造车新势力突遭"困境",压力之下如何寻求生路?

造车新势力在经历过集体"暴雷"与疫情"洗礼"轮番危机轰炸之后,现在依旧停留在我们眼前的也就剩下蔚来、小鹏、威马、哪吒、爱驰、理想、博郡等寥寥几家。遥想当年,特斯拉入华就好似当年日本的"黑船事件"一样叩开了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大门,催生出了许许多多的造车新势力。新能源汽车市场成为一块有待挖掘的金矿,在传统车企常年把持市场难以撼动的情况下,新能源的崛起给了带给新势力企业去打破市场壁垒的机遇,不过是机遇也是挑战,而融资就成为新势力开疆扩土的"先锋武器",而一旦融资出现困难,那么倒下也就一个"响指"的功夫。

新势力的崛起离不开互联网式的跳跃思维,传统车企是通过申请新能源造车资质,改造或者是建造新的生产线,这需要相对更长的时间周期。反观造车新势力企业通过前期规划与产品展示先融资,上市,再直接花钱购买资质,中国车市提供了很多闲置的汽车生产资质可以利用。借助代工模式实现弯道超车,以时间换空间优先去抢占市场份额。这其中也不乏蔚来、小鹏这样的头部企业,不过最终也离不开和传统车企绑定的命运,甚至还要看对方的"脸色"行事。就像小鹏给了海马一个车型,理想给了力帆一大笔钱,但是没有自我造血能力,被淘汰也是迟早的事情,这样的焦虑感始终困扰着这批企业。

造车行业是一个汇集了技术、人才及规模效应的传统产业,与拥有动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积淀的传统大牌车企相比,一些造车新势力还需慢慢去积累和沉淀。那种大跃进式的造车方式,往往让企业陷入困境,能正真获得成功的少之又少。

迈入2020年之后,新势力的日子愈发难熬,最近更是坏消息不断。5月8日,长沙的一辆理想ONE疑似自燃,前机舱有明显过火痕迹。5月7日,网上传出某理想ONE车主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了刹车失灵的情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5月13日,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注册资本由7.25亿元减少至约4.33亿元,减少2.92亿元,降幅约为40.2%。同一天,投资人由变更前的29人减至变更后的11人,18位投资人退出。对此,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在优化整体组织架构。"

5月15日,多名零跑汽车车主向时代财经反映"动力系统和真空泵提示故障、高速方向盘抖动、方向盘异响、车机死机黑屏、驾驶室位置拉手开裂、安全带卡扣卡死,这全是我自己车上遇到过的问题。"据车主反馈,零跑汽车还涉及虚假宣传,"买车的时候,零跑汽车官方资料显示,车已经具备ACC自适应巡航系统、LSF低速跟随系统等L2级自动驾驶功能,但实际上车辆至今还没有上线这些功能。"(话说一句,之前有媒体在试驾零跑活动中,因为假牌照问题驾照12分全扣这事,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这个企业做事不太靠谱。)

近日,蔚来公开了2019年全年的业绩报告,其净亏损达到112.96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7.2%,按照蔚来ES8的平均售价53.6万元来计算,一年大约亏损了21075辆蔚来ES8。公司营收亏损再度扩大,意味着亏损节奏仍未得到停止。前不久引入合肥政府70亿元的资金确实为蔚来赢得了喘息的机会,但目前蔚来依然缺少自我造血的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之后的路还是充满了各种隐忧。

写在最后:

造车新势力遭遇集体危机的背后,暴露出行业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造成的"撕裂感"。虽然不至于像乐视造车"蒙眼狂奔"那样头撞南墙,但是汽车质量问题、融资困难、企业亏损等困境还是让新势力们的情景不堪明了。同时,也反映出行业面临的深层次信任危机和疫情之后的"后全球化"下资本退潮,也使得国内造成新势力愈发举步维艰。中国市场虽大,但是现实问题十分残酷,如何突破面前的种种"关卡",降低企业风险,早日实现市场盈利才是关键所在。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