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的存活危机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汽车 频道  >  正文

博郡的存活危机

没有哪个造车新势力不愿意被世界所关注,因为他们渴望被媒体放大,从而获得宣传的机会,但对于拥有无数负面新闻的博郡汽车而言,恨不得能尽早远离眼前的喧嚣,质疑的声音太多了,也就无从开口。

受困于造车资质的问题,博郡在2019年9月与一汽夏利签署协议成立合资公司,逐渐走向了造车正轨。随后在2020年1月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让不少缺乏资质的企业羡慕不已。但是就是从此时开始,博郡自身却陷入了重重危机。

如何面对“欠、欠、欠”

据数据显示,博郡汽车2017年营业收入1318万元,净利润亏损3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5658万余元,亏损4.79亿余元。2019年完全就不再公布,但是持续亏损似乎是板上钉钉。

2019年9月,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签署协议,合资成立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按计划来说:博郡汽车需出资20.34亿元投入新的合资公司,天津一汽需要提供场地、工厂等基础设施。但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于2020年1月14日公布的《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13日,南京博郡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其他注资资金仍在审批流程中,直至今日仍然没有悉数到账。

在合资公司发出“公告”后,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也发布公告: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均处于停工状态,所欠北斗星通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从客户的经营状况来看,回款的可能性很小。

今年2月14日,一份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文件显示,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纳入,致使本公司运营资金延迟到位,公司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

本就难以维持的一汽夏利,在博郡的合作中雪上加霜。博郡更是四处欠债“欠合资公司资金、欠供应商尾款、欠员工薪资。”在这种情况下,博郡成为造车新势力中最“有名”的缺钱企业了,想在此时拿到其他资本的投资更是难于登天。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博郡汽车从成立至今共经历过6轮融资,最近一轮在2019年6月3日,由银鞍资本、盛世投资、浦口高投、住友商事亚洲资本、园兴投资等资本领头,共获得资金25亿元。

前五轮的投资都未披露金额,如果说博郡遇到了资金问题,要么是第六轮的融资尚未到账,要么是创始人黄希鸣自身出现了问题。

博郡汽车到底有什么?

南京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12月,经营范围是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研发、制造、销售等。目前,该公司已经对外发布i-SP、i-MP和i-LP三大原生态电动平台,并在2019年4月举办的上海车展上发布了两款“量产”车型:iV6和iV7,并宣传2020年量产下线,同时接受预定。

不得不说,上海车展成为了博郡汽车大露光芒的好时机,4月份车展结束后,6月份就得到了25人民币的战略融资。但是在融资之后,核心高管却纷纷离职,这时起博郡的未来就已经需要被画上问号了。

去年9月,身为员工代号“002”号的营销副总裁张天离开了博郡汽车,给出的理由是:“想做别的项目。”在加盟博郡汽车之前,张天在国内营销界已颇有名气,曾经担任可口可乐大中华区数字营销总监,他的出走也直接影响了博郡汽车的对外宣传和博郡汽车的品牌营销。

今年3月,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离开博郡汽车,加入奇瑞汽车EXEED星途品牌。此外,博郡汽车公关部总监张震也被证实离职。在进入博郡前,陈曦在东风雷诺副总裁的位置上经历颇丰,不仅对合资品牌的构造和行事方式有所了解,还在东风的熏陶下有着不俗的政治觉悟。而张震从发展前景同样出色的领克跳槽至博郡,说明博郡在发展时期确实拥有着一些吸引人的技术特色。

连续失去营销和公关上的得力帮手,让黄希鸣仅剩车辆技术可宣传。可时至今日,我们也仅仅知道iV6车型的标准动力参数和NEDC续航里程,再无其他。

【汽车维基】也试图联系多位博郡高管或职员了解目前公司现状,但是大多都已经离职或者未予回复。

现在的博郡汽车,面临着债务危机、产品危机和信任危机。三方讨债成生死难题;没有产品销售等于没有“造血”能力;核心高管离职让内部和外部纷纷不再看好博郡汽车。在2020年的疫情环境下,博郡汽车或成为未被感染的淘汰者。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