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我们为什么不愿承认孩子的恶?

(3/8)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娱乐 频道  >  正文

《隐秘的角落》:我们为什么不愿承认孩子的恶?

当朱朝阳已经能笃定地看着父亲和警察的眼睛说谎,并即兴发表“演讲”让父亲忏悔得涕泗横流时,他的情绪管理和心态控制力已相当成熟,但他缺乏一套稳定的是非观来丈量行为的后果:他会因为害怕普普被带回福利院而包庇杀人犯;会因为生日后的友谊回温而答应加入他们勒索张东升;会因为朱晶晶情绪激动下喊出的“爸爸说只喜欢我,不喜欢你”而起杀心。

从弗洛伊德提出“儿童性欲”和“俄狄浦斯情结”开始,人们虽不愿意却不得不审视人性里与生俱来的隐秘的角落。尤其当“好”“坏”本就是成人社会的运行法则时,青少年的判断和拿捏通常不太准。如果他们又面临家长和监护人动辄大呼小叫的谴责与惩罚,那么结果往往是:真实的邪恶在隐蔽的角落慢慢生长。

当严良对勒索张东升良心不安,打电话问老陈“敲诈勒索是不是很严重的罪”时,电话里老陈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敲诈勒索谁了!你给我说清楚!”这本来是他们离悬崖勒马最近的一次,但老陈的处理方式切断了孩子团与“正常”社会联接的最后一根缰绳。

三个孩子中最不被允许“变坏”的,是朱朝阳:成绩全校第一,是母亲周春红心中唯一的骄傲,“优秀”也是他和朱晶晶抢父亲的唯一资本。正因为连一杯热好的牛奶都不能不喝,朱朝阳的犯错空间很小。当他发现自己对妹妹见死不救的把柄握在普普手中,当严良最终决定告发张东升而自己根本摘不干净的时候,他选择了背叛——通过犯更大的错,隐藏更大秘密,让自己还是家长心中那个“好孩子”。这可能也是“唯成绩论”世界里,好学生的某种“精神洁癖”。

有人质疑说,为什么要写一本“孩子到底有坏”的书?为什么要看一部“孩子是怎么变坏”的剧?

“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本就是成人对“性本善”执念的衍生品。与其说作者和导演想要让人们看见“孩子到底能有多坏”,不如说,他们在提醒大众:少年与恶的距离可能更近,因为他们更接近人的原始本能,对于文明社会里的善恶是非,既不熟悉,也不熟练。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