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我们为什么不愿承认孩子的恶?

(7/8)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娱乐 频道  >  正文

《隐秘的角落》:我们为什么不愿承认孩子的恶?

当严良对勒索张东升良心不安,打电话问老陈“敲诈勒索是不是很严重的罪”时,电话里老陈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敲诈勒索谁了!你给我说清楚!”这本来是他们离悬崖勒马最近的一次,但老陈的处理方式切断了孩子团与“正常”社会联接的最后一根缰绳。

三个孩子中最不被允许“变坏”的,是朱朝阳:成绩全校第一,是母亲周春红心中唯一的骄傲,“优秀”也是他和朱晶晶抢父亲的唯一资本。正因为连一杯热好的牛奶都不能不喝,朱朝阳的犯错空间很小。当他发现自己对妹妹见死不救的把柄握在普普手中,当严良最终决定告发张东升而自己根本摘不干净的时候,他选择了背叛——通过犯更大的错,隐藏更大秘密,让自己还是家长心中那个“好孩子”。这可能也是“唯成绩论”世界里,好学生的某种“精神洁癖”。

有人质疑说,为什么要写一本“孩子到底有坏”的书?为什么要看一部“孩子是怎么变坏”的剧?

“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本就是成人对“性本善”执念的衍生品。与其说作者和导演想要让人们看见“孩子到底能有多坏”,不如说,他们在提醒大众:少年与恶的距离可能更近,因为他们更接近人的原始本能,对于文明社会里的善恶是非,既不熟悉,也不熟练。

也许《小白船》还是孩子们心中的童谣,却已是成人眼中的阴间歌曲。

03 献给童年

全剧结束后有一段片尾,上面写着“献给童年”。我和朋友惊呼:“天哪,谁想要这样的童年,别献给我。”

近几年“青少年犯罪”题材的影片越来越多,从《过青春》到《少年的你》,再到《隐秘的角落》。

一方面,全球的青少年犯罪数据都在持续攀升,一份来自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另一方面,“青少年犯罪”作为不太愿意被人们提起和承认的隐秘角落,终于逐步开始获得社会的关注。

童年中的许多记忆是被修正和美化过的。当我成人之后,回顾某些孩童时代经历,发现其实危险离我很近,“变坏”也距我不远。那些近几年才频繁登报的“性侵”、“霸凌”事件,并不是新生物种,在媒体不发达的年代,已在隐秘的角落肆意生长了好多年。而彼时的家长,似乎也缺乏处理“青少年的恶”的意识和能力。就像朱永平对朱晶晶的毫无管教;周春红对朱朝阳的在校人际关系和被霸凌经历毫不在意。

童年不一定比我们以为的更黑暗,但一定比我们以为的更复杂。

当张东升和朱朝阳隔着屏幕不断问观众“是相信童话还是相信现实时”,我们都知道,“坏孩子”不相信童话。

撰文 | 李牧谣

主编 | 魏冰心

图片 | 网络

原标题:《《隐秘的角落》:我们为什么不愿承认孩子的恶?》

阅读原文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