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势头已去?拜腾、博郡、前途…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濒临淘汰?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汽车 频道  >  正文

造车新势力势头已去?拜腾、博郡、前途…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濒临淘汰?

近日,拜腾、博郡等造车新势力纷纷登上新闻头条,至于原因当然不是什么好事,都是和欠薪、查封有关。可以想象,疫情之下的2020年注定会重创那些刚刚起步的造车新势力们,所以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有哪些已经濒临淘汰的PPT车企。

拜腾

拜腾的出局应该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了,因为它有着非常好的出身。创始人戴雷曾担任华晨宝马的营销高级副总裁,而毕福康则是当年宝马i8项目的总负责人,所以其高管团队的能力在新能源领域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不同于一部分新势力车企,其量产车m-Byte已经正式亮相,并且拥有自己的生产资质,北美订单数已经达到5万辆,南京工厂也准备就绪,线下30家门店网络已经基本敲定。

但是,手握一手好牌的拜腾最终还是没能真正实现量产。他们将新车量产时间从19年年底推迟到2020年年中,但现在7月份已经到了,等来的却是暂停拜腾在中国内地业务运营的消息。为什么拜腾手中的好牌没有打出去呢?主要是因为拜腾量产计划的实现被寄托在了C轮融资上,但这一轮融资的进展不顺,导致量产困难,危机便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再加上这次影响巨大的疫情,拜腾不仅没有实现量产,最终还被曝拖欠数月工资,烧光了84个亿的巨额资金。

博郡

拜腾的事刚爆出没两天,博骏汽车就过来抢它的风头了。这个品牌大家可能比较陌生,它的生产资质与拜腾一样是源自一汽夏利。2019上海车展期间博郡iV6开启全球预订,但这可能是它唯一比较有存在感的时刻了。最近博郡汽车上海分公司被爆已经被闵行区人民法院查封,人去楼空。

其实从iv6这个车就可以看出其完成度还很低,并且它从未有过路试信息,离量产状态还很远。再加上从去年上海车展后它的资金链就已经出现问题,所以博郡闹得现在这样一个结果也就见怪不怪了。

赛麟

去年在鸟巢吴亦凡+赛麟 S7+杰森斯坦森的阵仗让赛麟汽车着实火了一把,但这个有着辉煌赛车背景的品牌在中国推出的却是一台叫做迈迈的准老年代步车。 虽然上市了新车,但后期你会发现迈迈的销售渠道非常的少,你甚至不知道要去哪里买这台车,而且有关它的信息、评测也几乎见不到。

而赛麟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候就是今年四月了,前赛麟汽车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贪污国有资产,一时引起不小轰动。

那这个被举报的王晓琳是何许人也呢?

他是一位美籍华人金融家,想想一个金融家要造车,还被自己的法务举报了,到底是造车还是圈钱大家心里也就有谱了。6月底,江苏赛麟上海公司、江苏赛麟如皋工厂被南通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即将淘汰出局。

前途

最后一个来说前途,前途和之前的那些企业都不太一样,它有5万辆产能的工厂,有长城华冠这么一个已经上市的汽车设计母公司,并且已经上市的K50是一款完成度很高的车,但前途这几年还是遇到了融资不到位、欠薪、员工维权等等麻烦,而最近其公司董事长陆群也被限制了高消费。

更重要的是,前途的产品定位非常要命,K50是一款售价高达70万元的跑车,但它的加速能力只有4.6秒,这个成绩在很多三四十万的新能源车型上就可以完成,而且它的品牌认知度也很难说服人们花这么大价钱去购买它。所以从受众到产品力,K50真的可以说是完败,有70万我买台保时捷718它不香么!更要命的是,前途计划推出的新车K20同样是一款跑车,不在亲民价位去竞争反而选择剑走偏锋, 虽然看起来前途在另辟蹊径,但是连车都卖不出去,谈何继续生存呢?

总结

其实造车新势力这个称呼是为了区别于传统的那些老牌车企所起的,但谁能想到演变至今已经几乎成为了一个贬义词。新能源车通过政府的扶持、技术的提升已经在汽车市场站稳了脚跟,但新势力造车企业的日子却还是举步维艰,即便像蔚来、小鹏、威马这样的头部集团,他们所要面对的财务压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就更不要提盈利了。但对消费者来说,造车新势力整个品牌的这种不确定性,确实会影响到他们做抉择。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新势力车企只会寥寥无几。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