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猎人屠刀下的流浪野孩子,流浪狗的恐怖黑暗世界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宠物 频道  >  正文

城市猎人屠刀下的流浪野孩子,流浪狗的恐怖黑暗世界

猎人,一个很陌生的词汇,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在我生活的城市里有这么一个神秘组织“流浪狗狩猎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每当夜晚降临,恐惧开始蔓延,日出是流浪狗生与死的界限,能不能吃到明天的垃圾,完全看自己的运气。

我的发现要从照片里这只流浪狗说起。

我见证了这只流浪狗两代族群的灭亡,它已经是第三代,它母亲那一代是第二代,第二代是最鼎盛时期,当时有七八只大狗,横行附近大片区域,误入其地盘者,不管猫狗,全部咬死。

我看到过它们七八只大狗一起撕扯一只小狗,那次我跑过去拼命把它们赶走,但是那只小狗伤的太重,已经奄奄一息,最后还是死掉了,它被咬的很惨,脊柱折断,肠子流出一大截,我当时很伤心,只能慢慢的把小狗尸体挪到一个舒适点的角落。

那时候,死在它们族群口下的猫狗不计其数,人都要绕着它们走。

对于我这样喜欢狗的人来说,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恨它们,因为这是它们的本性,这是动物的本能,想到这里,我恨不起来。

直到有一天,它们开始一只一只的逐渐消失,八只……七只……五只……四只……。

我开始察觉到了什么,这并不是单纯的消失,我觉得有人把它们当成了免费的肉食,慢慢的猎杀,慢慢的取用。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只刚生下狗崽的母狗,生下的五只狗崽有照片里的这一只。

后来有两只应该被人抱走了,只剩下三只狗崽,因为创卫生城市,附近垃圾基本清理干净,狗妈妈每天要跑很远去找吃的,经常半天不回来,我看了于心不忍,开始频繁带吃的给它们,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再也见不到狗妈妈了,只剩下三只狗崽。

我有时候带女儿一起去喂它们,我女儿和我一样有爱心

我知道狗妈妈也被猎杀了,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喂这三只狗崽,每次我去,它们都欢呼雀跃,我看了很开心,却也有隐隐担忧,我好像能看到它们的未来,等我把它们喂大了,它们肉多了,也会成为猎物,我是在害它们还是帮它们,又或者我是在帮狩猎者,哎!怀着这种纠结的心理,我还是在喂它们,有时候因为忙,我没时间去喂,心里就会非常不安,满脑子都是它们的样子。

后来慢慢的它们大一点了,可以自己到处跑着找吃的。

有一次我有事,三天没去,有一只狗崽生病了,站都站不住,我也不知道什么病,我觉的可能是感冒或者有炎症,我赶紧去药店买了人吃的药,虽然不懂,死马当活马医,总比死了强。

我把药涂在火腿肠上,送到它嘴边,它不吃,可能已经没有了进食的欲望,最后火腿肠都被另外两只调皮的吃掉,我只能把药撒在水盆里,让它们三只都喝吧。

有大概好几天我没敢去看,我不想看到那只小狗奄奄一息的样子,那会给我带来一辈子的谴责,我太了解自己了。过了几天我才去,我觉得我可能要收拾它的尸体了。

当我靠近时,突然三只狗崽冲了过来,围着我欢呼,我心里大喜,见了鬼了,竟然活了下来,生命力真是太顽强了,真的是太奇妙了。

这张照片是有一次我开车路过,并没有带吃的,我都没下车,但是它们看到了我的车,在后面不停的追,照片里这一只追的最远,我竟然被它感动了,我都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认识了我的车,可能因为我总是开这辆车来喂它们的原因。

我还在日记里写到“也许在它们小小的脑袋里,只知道有一个男人,经常坐着一个黑色铁皮盒子而来,而这黑色铁皮盒子可能是它们日思夜盼的………”,我搞不懂是它感动了我,还是我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我赶紧下了车,我受不了这种像孩子对父母一样的依依不舍,我站在车旁边看着它,它却远远的没有过来,就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我看,好像又不确定是不是我。

后来随着这三只狗崽慢慢长大,它们可以大范围觅食了,我的投食也慢慢减少了。

再后来它们也开始了那场死亡循环……

直到剩下照片那一只,我已经无法靠近它了,它只会跑到离我很远的地方摇摇尾巴,它已经对人类产生了警惕,难以想象它眼里的世界,每个夜晚有多少恐怖的猎人在狩猎,它又会在哪个夜晚被开膛破肚呢。

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这总能让我感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无力。

流浪的野孩子们,我该怎么帮助你。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