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刷不出健康码被撵下公交车的“不智能”老人的窘迫生活

(1/4)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因刷不出健康码被撵下公交车的“不智能”老人的窘迫生活

新冠疫情让那些平时为信息化、智能化所困的老人,因管控措施的强化,其各类不便更加强烈,他们与这个时代的巨大差异也非常明显。

疫情期放大后的手足无措

“我没有手机,我这么大岁数了,眼花耳聋的,今天要是没有,你们还让不让我进了?”由于北京本轮疫情的影响,近日来公共场所筛查比往日更严,社区、超市、商场、医院门口,总能遇到几个爱“强词夺理”的老人——而“嚷嚷”的背后,则是老人面对信息时代的眩晕、彷徨与窘迫。

银行办理业务,跟着机器眨眼、点头了快20分钟了,还是没认证成功,要么动作慢,要么不到位,一遍接一遍……

去医院挂号,发现网上预约早已完毕,想要挂号只能明天再起个大早现场排队……

电话反映问题,智能客服一遍遍播报着名目众多的拨号码,跟机器对话了快半小时,也联系不上一个真正的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9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19年6月)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到8.54亿。在如此巨大的互联网和手机用户中,2017年和2018年60岁以上的老年人用户分别只占到了5.2%和6.6%。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表示,中国目前有2.54亿老年人,占到总人口的18.1%,这个比例并不低,但在网民和手机用户中占比却如此低,可见在智能化、数字化、信息化时代,老年人是落后群体,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我妈妈今年73岁了,查看退休工资,她从来都是去银行人工柜台,她不会用网上银行,也很少去ATM机查账户,去人工柜台查阅和办理是她多年的习惯,这也是过去的经验留给她的‘好’方法。”在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王大华看来,在当下瞬息万变的时代,技术、产品和服务更新迭代的速率非常之快。急速变化的时代要求我们拥有开放的思维,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拥抱未来不确定性的包容性。然而,这些思维特质和一般老年人的思维风格难以匹配,大多数人还是倾向于用过往的传统习惯和固有经验来解决问题。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