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者:对等反制是中国崛起的必然 对于西方国家是新常态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 频道  >  正文

复旦学者:对等反制是中国崛起的必然 对于西方国家是新常态

沈逸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

2020年确实是个挺特殊的年份,有网友将“见证历史”称为2020年的显著特征。无论是美股创纪录的多次连续熔断,又或者美西方国家在抗击疫情方面令人瞠目结舌的无能与无效,都在不断开拓人们的眼界。

当然,另一方面,人们同样见证的,是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堂堂正正的给出的三个方面的答卷:其一,不仅自己有效管控疫情,而且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重大贡献;其二,坚定承担自己的国际责任,最近一个表现是加入了《世界武器贸易条约》,与不断任性退群刚刚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美国形成鲜明对比;其三,就是毫不犹豫的捍卫自身利益,该出手就出手,对等制裁那些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幕后黑手。

7月9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表示,针对美方涉疆错误行径,中方决定对在涉疆问题上表现恶劣的有关美国机构和个人采取对等措施。这已是近两周来,中国第三次出手反制。7月8日,针对美方在涉藏问题上对中国政府及相关官员采取签证限制措施,中方决定对在涉藏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6月29日,针对美方对中方有关涉港官员等实施签证限制,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

对等制裁,对等反制,对中国来说,无论是中国外交,亦或者是中美关系,都是重要的一步。对于世界来说,这是中国崛起进程中的必然,对于习惯了居高临下非对称施压的美西方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新常态的开始,刚开始当然会是不习惯的,但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习惯了就好。

基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中国对自身历史和世界历史的特殊认识,中国在对外交往中,总是本能和不自觉的强调以和为贵。因为天然具有“三省吾身”的文化基因,所以中国特别善于从自身找原因。比如最近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在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上的发言时就特别建议,中方应该不仅仅对美方的挑衅做出被动回应,要考虑主动出牌,推动在关键领域坦诚对话,彼此真正倾听,切实解决双方合理关切。

当然,我们采取主动,并不是说我们也要提出对抗,而是我们做出的选择,或者主动做的一些事情,首先要维护中国的根本利益,同时也要考虑解决美方的合理关切,还要符合世界和平发展的大方向。这就是中国负责任,识大体,长于建设性的积极解决问题的表现。

不过今天的世界,光有这样的善意是不够的,尤其是在处理中美关系的时候。与中国不同,从殖民地反叛宗主国而诞生的美国,从一开始就生活在西方的黑暗丛林里,对等的对话始终只发生在势均力敌的对手之间;没有充分实力支撑的善意,对美国的谈判者来说,就是送上门的肉,不单向的把便宜占尽,把油水榨干,那就不是一笔好的交易。当然,区别在于,曾经的美国,在面对中国的时候,因为实力和心态上的巨大优势,不介意拿出一副比较好看和优雅的吃相来。基辛格博士无限留恋的“中美关系过去的状态”,大概就是这么回事情。

现在美国的心态有点绷不住了,原因是实力绷不住了;这种实力上的衰退,不仅是可以用客观指标衡量的客观实力的变化,更多的是通过此次新冠疫情和街头抗议表现出的治理能力的变化。对美国来说,不是他不明白,是中国变化快。中国在1949年以后取得的成绩,对今天的美国来说,是不可理解的;因为在美国主导设计今天的国际体系中的大部分规则时,他认为已经堵死了所有合情合理合法的弯道超车路线。对中国取得的成就,美国没有心情,没有兴趣,更没有义务,从中国的内部去找原因,中国作弊,是美国唯一能够接受的解释。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这是众多美国精英制定对华决策时的一般认知。这种认知,建立在对冷战以及冷战后初期,美国压倒性实力优势的认知基础之上,建立在对中国善意、克制和理性行为的单边主义解释的基础之上。对中国来说,要搞好中美关系,当然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必须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诉求,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取悦美国才去搞中美关系的。所以,很显然的,正在进入新常态的中美关系,需要建立相应的一整套的新游戏规则,而对等制裁,则是其中保持中美关系健康良性发展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对美国,对世界,以及对中国来说,不要着急,习惯就好。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