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公交坠落水库事件,需要严肃的一两点反思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贵州公交坠落水库事件,需要严肃的一两点反思

2020年7月7日,贵州省安顺市一辆公交车在缓慢行驶过程中突然调转车头连跨五条车道后很快撞毁路边护栏,冲入了安顺市西秀区虹山水库中。经过救援队搜救,共搜救出37人,其中20人当场死亡,1人抢救无效死亡,15人受伤,1人未受伤。公交车司机张某钢,也在事故中死亡了。

安顺警方于7月12日公布了调查结果:

安顺市公安局调查结果公布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表示:“老胡强烈谴责肇事者张某钢为报复社会而搭上20条无辜生命的犯罪行径,并且呼吁所有网民一道予以痛斥,不留任何为其行为进行道德开脱的空间。“

胡锡进先生是我非常敬重与喜爱的权威媒体人,但我并不认同他关于本事件的评论,秉持尊重任何人自由发表意见的原则,我的观点认为谴责痛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谴责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我们则需要重新认识问题,并且需要进行一两点严肃的反思!

反思一:

一位公交车司机的任职条件,他一定是驾驶技术高超的,不然也不能准驾公交这种车辆;他也是要求不能有犯罪记录的,营运车辆的共同要求。也就是说,这位公交车司机,其实在出事前是一位遵纪守法、安守本分的公民。一位做事风格不出格的人,通过了一种出格的方式——"搭上20条无辜生命的犯罪行径",一定是有深层次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警醒的!

很多自媒体不负责任地将其与“垃圾人”“充满戾气”“浑身都是负能量”划等号,这是要斟酌的。一个人采取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采取极端的方式报复这个社会,只要他抱有必死之心,这件事情很容易实现,但是他付出的代价——于己于人,都太大了!而且这种方式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我们一味痛斥,占据所谓的道德制高点猛开火,只会陷入不自知的自嗨当中,而且很容易陷入网络暴力之中!特别是一边倒的思想占据上风时,更容易让我们进入极端的批判主义歧途,而不去深刻反思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批评,痛骂,呵斥是最容易的一件事情,——只要我们选定了这个方向,但是我们也付出了不必要的代价,而且还不一定真正解决问题!

一个生命选择了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一定是遭遇了极大的压力(内在的或外在的力量压迫),他的诉求得不到重视与解决(咱们且不谈这诉求是否合理,站在不同立场上我们判断别人的诉求是否合理还不一定能够做到切身体会),于是充满了懊丧与不满!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底层人,对于自己长久以来累积的对社会不满的集中爆发,他选择一死可能是已经丧失了对社会解决他问题的信心。我们所谓的隐忍不发,我们所谓的大事化小,换来了暂时的苟且宁静,但是面对的是自己利益的受损,而损害利益者可能是耀武扬威,愈发嚣张,而且确实也存在一些强势的人“欺负”弱势的人,而弱势的人缺乏有效的社会资源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却只能一次又一次面对权益被侵害!

合理有力的诉求道路不畅通,累积的矛盾到了临界点容易以极端方式爆发,这是我们真正关心社会的人要反思的地方。

反思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于当前公共交通人员的心理情况进行大检查,并且预防类似的重大公共安全事故发生,我看到很多地方的公交集团在做这样的事情,也非常赞赏这种做法。

人是会出现心理问题的,出了心理问题很容易有消极想法,甚至处事也可能非常极端。但是心理问题也是可以治疗与治愈的,只要我们正确认识到问题的根本,积极去应对问题,则有可能解决问题,就像一些抑郁症患者我们不能一味谴责他们心态不健康,而是要正视问题,承认问题,并且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而且一个人在社会中应当生活在群体当中,当一个人有困难时,他有一个群体可以去求助,帮助他从困难中走出来,如果失去了这样的群体,大家都用冷冰冰的态度面对自己,采取孤注一掷的独狼式的报复行动的危险性就增加了许多!

遇到问题,怎么合理解决?当事人可能陷入了无解的困境,但我们事后诸葛亮式的支招可以说得条条是道。如何做到事前让当事人采取这些办法呢?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挑战。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被老板克扣工资8000(月工资只有3000不到)的小姑娘,老板还各种威胁她,一副老子是流氓你能奈我如何的丑恶嘴脸!她却决定自认倒霉算了,我告诉她去劳动仲裁,她却一无所知怎样进行劳动仲裁,甚至还担心劳动仲裁会遭到老板报复!!最后胜诉了,老板还不愿意给她钱,嚣张得不行,她还是自认倒霉,觉得法律都管不了的事情,她一个卑微的弱者能怎么样?!在我的建议下,申请了到法院强制执行,很快就能到了自己的钱!虽然经历了很多曲折,老板也没有多给一分钱,但是这种合理的法子使用上了;问题是谁能保证人人都会有这种合理的法子呢?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